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佚名 2019-11-07 18:51:22
果然,在聽到秦淺這句話之后,任婧瑜的臉肉眼可見地白了一下。

然后又變成一副自得的模樣:“哦,希望你能一直這么喜歡這件衣服。”

基本上這句話一出來,秦淺就知道,衣服一定是任婧瑜動的手腳。秦淺決定保持微笑:“放心,我很喜歡。”

任婧瑜在她這兒沒討到好,又怕逗留太久會引起程云崢的注意。實在是她自己知道自己在程云崢那里的感官一直都不是很好,所以不希望自己在他那里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秦淺手腕動了動,勾起一抹微笑。

身后傳來一個男聲:“小姐,你這樣好么?”

秦淺回頭,看見的是一個溫柔如水的人,或者說,用溫厚來形容他給秦淺的感覺更為合適。似乎也不對,總之,那張臉讓秦淺如沐春風。

這是和程云崢完全不一樣的一張臉,程云崢總是顯得很冷漠,而他,看起來很溫柔,是那種濁世翩翩公子的感覺。

秦淺裝傻:“我怎么了?”

“我都看見了。”那人面帶俏皮,帶著點兒孩子氣的自得。就好像小時候捉迷藏的時候,第一次找到的人。

“那也不是我先動的手。”秦淺又拿了一塊小蛋糕。

那人笑開,變得一臉溫和:“可是聽起來,你好像搶了人家的未婚夫?”

秦淺皺起眉頭:“我沒有。”

“總不能是空穴來風。”那人搖了搖杯子,里面的紅酒**,紅得像血。

秦淺無奈聳聳肩:“我故意氣她的。”

“那問題又來了,你為什么要氣她?”那人臉上帶著好奇。

秦淺不知道一個陌生人為什么問這么多,便道:“先生,你是查戶口的么?”

那人聽見秦淺來了這么一句,當下就笑開了,覺得秦淺這人還挺好玩的。他道:“畢竟就從剛剛的情形來看,你搶了她的未婚夫,還譏諷人家。”

秦淺冷笑:“先生,這耳聽為虛,眼見都不一定為實呢。”

“可是你又不愿意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臉上現出點兒委屈。

秦淺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問他:“先生,我身上的禮服,你覺得好看么?”

那人還真的認認真真打量了一番,然后做出中肯的評價:“說實話,做工非常講究,特別是你這繡花,看得出來工藝很好。”

“等等。”那人湊近了一點兒,明明目光所及之處就是秦淺前%的位置,但是偏偏你就能看出來,他是在欣賞那繡花而不是在做什么地痞流氓的行徑。

那人有點兒驚訝:“這是鉆石?”

“還不夠明顯嗎?”

那人笑著:“明顯,只是乍看只覺得熠熠生輝,沒往鉆石那方面想。細看很容易發現,又是一番風景。不得不說,能看得出來,你這禮服······很貴。”

秦淺被他這種說法給逗笑了:“是啊,很貴。”

“可你要知道,這么貴的禮服,差點就變成了地攤貨。”秦淺笑意盈盈,但卻帶著無奈和蕭瑟。

“愿聞其詳。”

秦淺卻不說了,抿了口酒。

那人等了會兒,道:“你怎么不說了?”

秦淺看了他一眼,道:“你我尚未認識,我就這么貿貿然把消息全透露給你,也未免太沒有戒備心了吧?”

那人看了秦淺一眼,道:“我叫林敘,是一家設計公司的······總裁。很高興認識你。”

秦淺挑了一下眉:“我叫秦淺,是程云崢的助理。”

兩人都伸出右手,握了一下,也算是彼此認識了。

“那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具體情況了嗎?”林敘搖了搖杯中的紅酒,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秦淺看得好笑,還是告訴他了,畢竟不是誰都喜歡被人冤枉的:“這件禮服這么好看,可要是我穿著的時候,上面的鉆石一顆一顆掉下來,你覺得會是什么效果?”

林敘皺起眉頭:“怎么會這樣?”

秦淺微微一笑:“再聯合剛剛的情況,你應該不難猜出來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可我聽見她說,你搶了她的未婚夫。”林敘挑眉看向秦淺,那樣子好像在說:我都聽見了,你不要想狡辯。

秦淺咬了一口蛋糕,道:“我說了我沒有,所有人都知道任婧瑜是程云崢的未婚夫,但是卻沒有人知道我搶了任婧瑜的未婚夫。他們都是公眾人物,要是真有這件事情,怎么可能沒有人傳呢?所以,是不是真的,已經很容易判斷了。”

林敘點點頭:“說的有理,那就看看,你的反擊做得怎么樣吧。”

實際上要說起來,秦淺的確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搶了程云崢的未婚夫,畢竟現在她就是程云崢的秘密情人。

但是,嚴格說起來,她又是搶不了程云崢這個未婚夫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和任婧瑜訂婚了,而且程云崢讓她做情人完全是為了報復,所以到頭來,其實她算是什么名分都沒有。這樣一個她,想搶任婧瑜的未婚夫?

簡直是天方夜譚。

林敘卻是覺得有趣得緊。

然后他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既然你已經發現了禮服的問題并且成功解決了,為什么剛才看起來······任婧瑜并沒有發現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我手藝太好了,她都沒有發現貼合處吧。”

“你的手藝?”林敘有點兒吃驚,如果說剛才他是因為秦淺的大膽和狡黠而對她產生興趣的話,現在他就是真的有點想要了解這個女孩子的內在了。

秦淺低頭撫摸著那些繡花,聲音輕飄飄的:“是啊,我本來應該是一個設計師的······這點兒手工活還不在話下······”

說到這里,秦淺露出了一抹惋惜的神色。林敘看著秦淺這個樣子,料想這背后肯定有一段故事。但是自己剛才作為旁觀者問了問題,這個時候卻也沒有辦法繼續打聽,因為他不是旁觀者了。

沒有參與的陌生人,不能打聽他人的隱私。

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