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京華煙云 > 第16章 風向調轉

第16章 風向調轉

明藥 2019-08-09 15:59:06

顧輕舟坐在車里,雙手交疊著,氣息都是細弱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顧圭璋則是呼吸粗重,一下一下的吸氣,極其憤怒。

他男人的權威、父親的威望都受到了挑釁。

他的妻女,把他當傻子一樣哄騙著。

接顧輕舟回來退親,是他妻子的意思,當時他們夫妻亦說好過,絕不為難顧輕舟,等退了親還要給顧輕舟一筆陪嫁。

沒想到,顧輕舟回家第一天,老三和老四就拿剪刀去捅她,結果反而自捅;緊接著,溫柔貞靜的長女顧緗,居然用這種小把戲誣陷顧輕舟。

就這么容不下一個鄉下丫頭嗎?

顧圭璋深感自家教育失敗!

他們不僅欺負顧輕舟,還拿顧圭璋當傻子,簡直可惡。

“緗緗是我從小疼到大的,如今看來,她的前途僅限于此,枉費我那么辛苦栽培她!”顧圭璋咬牙。

那對母女,顧圭璋恨不能立刻從顧家趕走。

他再也不想看到秦箏箏和顧緗。

快到家門口時,顧圭璋怒意稍定,問顧輕舟:“今晚的宴會如何?”

這是在問,退親的過程如何,督軍府的人可為難她了。

當然,哪怕是為難了,顧圭璋也不在乎。顧輕舟是鄉下長大的孩子,就好似頑石沒有開化,對顧圭璋沒有任何價值。

顧輕舟聲音輕柔,似拂面而過的楊柳風,和煦溫暖:“還好,我們一直坐著,誰也不認識,后來督軍夫人派人請我跳舞.......”

顧圭璋不應聲,等顧輕舟繼續說。

見顧輕舟停頓,他嗯了下,顧輕舟才繼續。

“督軍很喜歡我跳舞,讓我叫他阿爸,夫人說新派的人都叫伯父,不時新叫阿爸.......”

“什么!”顧圭璋一愣。

顧輕舟重復:“督軍夫人說,新派的人........”

“我沒問督軍夫人,我問督軍,他說了什么?”顧圭璋聲音急促,帶著幾分隱隱的難以置信。

難道,天上掉餡餅,他從未投入過的女兒,要給他勾回來一只金龜婿?

這太意外了!

顧圭璋突然想起來,顧緗那么哭哭啼啼給顧輕舟下拌子,是因為顧輕舟得到了顧緗最想要的地位嗎?

顧圭璋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

司家那等豪門,顧家可望不可及,若不是早年有了緣分,給少帥做姨太太都輪不到顧輕舟的。

“督軍說,讓我叫他阿爸。”顧輕舟重復。她唇角有個譏誚的弧度,故意輕輕柔柔說著這句話。

顧圭璋在幽黯的車廂里,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說話的聲音里亦帶著無法壓抑的笑意:“督軍很喜歡你啊。”

真是驚喜!

顧圭璋對攀結司家沒把握,雖然顧緗漂亮有才學,可在整個岳城不算最出眾的。而督軍府那等一方諸侯門第,豈是顧緗隨意能攀上的?

同時,顧圭璋又不敢不退親,怕司督軍給他小鞋穿,弄得他美夢不成,反而丟了差事。

如今,顧輕舟居然得到了司督軍的喜愛,還公然承認她的身份,顧圭璋舒了口氣。

果然,他顧某人的好運氣來了!

“輕舟啊,以后想要什么,直接跟阿爸說,別委屈自己。”顧圭璋大喜,早已將顧緗和秦箏箏母女忘到了腦后。

回到顧公館,顧圭璋臉上帶著笑,直接去了他的三姨太蘇蘇房里。

蘇蘇煮了熱騰騰的宵夜,顧圭璋吃了一碗海鮮粥,和蘇蘇翻云覆雨,折騰了半個小時,疲倦中沉沉睡去,早已忘了被他丟在德國教會醫院的妻女。

顧輕舟躺在chuang上,長長青絲鋪滿了她亞麻色的枕席,落在她的小臂彎處,涼滑柔軟。

她望著高高的屋頂,雪白墻壁沒有任何東西,她的唇角卻微微翹動。

“李媽,我在岳城一切順利。”顧輕舟喃喃自語,“我得到了督軍的承認,自此就站穩了腳跟。一切都是照我們計劃好的,我很好--除了我昨天遇到一個流、氓.....”

李媽叫李娟,是她的乳娘,從小撫養她,是顧輕舟最親的人了,她還在鄉下。

李媽這幾年身體不好,鄉下的飲食簡陋,也沒什么滋補品,顧輕舟很心疼她。

那是顧輕舟唯一的親人,顧輕舟絕不能離開她。

“李媽,等我外公的產業都回到我手里時,我會接您來城里的,您一定要健康等著我。”顧輕舟喃喃。

伴隨著喃喃低語,她進入了夢鄉,這一晚睡得格外香甜。

遠在德國教會醫院的秦箏箏和顧緗則沒法子睡,她們狼狽萬分。

臘月的岳城,夜風呼嘯,刺骨寒風肆虐。教會醫院的門外,深夜并沒有黃包車。

到了夜里,黃包車都去各處的舞廳守候著,等待午夜散場的客人,教會醫院遠離舞場,鬼影子都沒有。

幸而有急診室開著。

秦箏箏和顧緗在護士的白眼之下,守在冰涼如水的急診等候室,又冷又倦。

“姆媽,我饒不了顧輕舟。”顧緗哭了,“咱們怎如此倒霉?”

秦箏箏不說話。

到了這一步,秦箏箏亦有點驚詫。老四說顧輕舟捅傷了老三,顧緗說顧輕舟折斷了她的手。

最后被揭穿,都是謊言。

可有如此湊巧的謊言嗎?

亦或者,全部都是事實,只是他們看輕了顧輕舟,反而忽略了。

“要提防她。”秦箏箏冷冷道,“她一回來,既傷了你,又傷了你妹妹,我們都被她騙了!”

“您相信我?”顧緗感激落淚。

“當然,你是姆媽的寶貝,姆媽不信你信誰?”秦箏箏道。

顧緗抱緊了秦箏箏。

“姆媽,把她趕出去。”顧緗哭道,“她太可恨了,若不是她,督軍府宣布二少的未婚妻就是我了。”

秦箏箏心里也針扎一樣的疼,到手的鴨子飛了。

“把她趕出去太難了,你阿爸現在相信她,督軍府也承認她的身份。”秦箏箏眼眸陰沉,“讓你阿爸不再信她,才是最要緊的。”

“姆媽,你有主意?”

“你姆媽是吃素的嗎?”秦箏箏冷哼,“小妖精,當年她姆媽都敗在我手下,何況乳臭未干的她?”

母女倆抱成一團,瑟瑟發抖。

翌日早上,有了黃包車拉客來,顧緗和秦箏箏這才坐車回家。

家里都知曉,太太和大小姐被老爺半夜丟在德國教會醫院,只帶了輕舟小姐回來;而司督軍公開承認,輕舟小姐是司少帥的未婚妻。

家里的風向全變了。

“輕舟小姐,少帥生得如何?”三姨太好奇問,“風采翩翩么?”

顧輕舟微笑:“我還沒有見到他,昨晚少帥沒露面。”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1章 初相見 第2章 姊妹惡 第3章 笑天真 第4章 不同意 第5章 敲詐成 第6章 癡心妄想 第7章 再相見 第8章 酷刑與激烈 第9章 扭斷手 第10章 設局 第11章 入甕 第12章 出彩 第13章 未婚妻 第14章 倒打一耙 第15章 反被丟下 第16章 風向調轉 第17章 尋找親信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