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莫失芳年 > 019何以至此

019何以至此

阿毒 2020-01-17 00:52:42
結婚當晚。

十二月的廣城,白天處處暖陽,夜里氣溫極低。何況還躺在霜花掠過的草地上。定是刺骨的寒冷。

葉甫禹走近了才看到躺在草地上的莫赫煊,他睜著眼睛毫無焦點的看著夜空。遠處的燈光發出微弱的光線,仿佛他已經沒了氣息。

這片草地是在溪湖邊上,方研尤其喜歡這里。莫赫煊經常會帶她來,有時候哪里也不去,就靜靜的坐在迎湖的椅子上一整天。那時莫赫煊總是不由分說的拉過方研的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他喜歡這樣的感覺。雖然這片湖的景色不及他們相識的千年湖,對于方研來說已經足夠。

葉甫禹沒有出聲,他靜靜的坐在臨湖的靠椅上。他在等莫赫煊自己起身。有些人一旦受到打擊或者傷害,別人是走不進去的。除非他自己出來。偏偏莫赫煊就是這種人。

藺雪是清晨7點30開的門,對面的莫赫煊無力的靠在墻上。才一晚,他看上去真是歷經滄桑,胡渣都長了。而且眼睛里布滿了血絲。應該是一整夜沒睡。他的身上有嚴重的濕氣,就像在冰天雪地里凍了很久。看到藺雪打開門,他垂下的頭終于抬起來。

聲音嘶啞的開口,就像很久沒說話,他輕輕的吭了幾聲,聲色卻還是嘶啞。“她是什么時候走的?去了哪里?請你告訴我。”眼睛里的期冀毫不掩飾。

藺雪結巴的開口,明顯被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嚇了一跳。看樣子他在這里等了很久。“前天晚上,老板來帶她走的。在店里。”她回答的語無倫次。莫赫煊的樣子看上去一點也不好惹,帶著一絲狠戾,一點期待,他很想知道她為什么不告而別。

終于接受了方研不告而別的事實,但是他一定要找到她。他動了動身子,站直了。“你說的老板是誰,為什么要帶走她。”

藺雪直接忽略了方研告訴她的那個去學設計的原因,那一定是她搪塞自己的借口!她分明就是**了老板,而老板愿意帶她離開!這是事情的真相。她一定要告訴面前這個失魂落魄的男人,他為之傷心難過的人當了別人的小老婆,讓他早日走出陰影!

聽到這句話,藺雪很是激動。明顯還沒從老板帶方研離開的打擊中醒過來。“老板就是我們的老板,他是土耳其商人,很帥,很有錢。方研有幾次去找我們老板談店里的銷售情況,他們肯定就是這樣認識熟悉的。然后方研就**了老板,老板就把她帶走了。”

莫赫煊分析了這些話的可信度,可信的是方研確實被那個外國男人帶走了。原因不明是肯定的。“幾點?”

藺雪歪著頭想了想,“大概是七點多”她閉口不談另一個來找過方研的女人。把她當成一個難纏的顧客,而方研明顯的被那個顧客教訓了一頓。回來的時候才會悶悶不樂的。珠寶店總有這樣難纏的女顧客,有的人為了炫耀,買了幾天又來退貨也是有的。

藺雪跟方研之前的關系一直不錯,方研把她當好朋友。但是不排除她剛才說話的時候由于激動泄露的信息:她喜歡老板。為了進一步證實自己的推斷,“叫什么名字?”如果是有名的商人,他是認得的。哪怕他不認得,在廣城的總會有人認得。

藺雪咬著手指頭想了很久,她就是不知道老板叫什么。她不確定的說“他的真名不知道,不過聽說他姓穆。以前他幾年都沒來過一次店里,可是方研來了以后,他竟然來了很多次。”這是她根據老板帶方研離開后推斷出來的,確實如此。

只有一個不確定的姓,是找不到人的,何況是不透露身份的外國人。可是方研從來沒有提起過這位神秘的老板。

藺雪突然幡然醒悟一樣,“我想起來了,店里有監控,你可以去店里看監控視頻,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那就太好了,不排除方研是被那個男人威脅走的!

到了店里,藺雪開了門,打開那間休息室,里面既是休息室,也是監控室。攝像頭很多,有整整五排之多。

調取了前天晚上的視頻,莫赫煊先看到的是帶走方研的那個男人。他一共呆了不到5分鐘,方研出來的時候,他抓住方研的手。就那樣拉著她走出了珠寶店。而方研沒有任何掙扎,確實是反常。以方研的性格不熟悉的人,她只會離得遠遠的,更何況任由他拉著,而沒有掙脫。

其次,他們之間應該很熟,而且就算不像藺雪說的。方研跟這個男人還是有瓜葛的。從男人的神情里,一覽無余。這個男人渾身都很冷冽,但是拉住方研的時候,他竟然扯了扯嘴角。他喜歡方研,不排除確實是他帶走了方研。可是方研怎么會心甘情愿的跟他走呢!

往前就看見了劉沐楚出現在面面里,這加深了他的懷疑。但是那個看上去邪笑的老板他記在了腦子里。

他是直接從珠寶店回到江山酒店頂樓的房間的。他沒有鑰匙,狠狠的踹著緊閉的房間門。劉沐楚聽到聲響,趕緊跳起來,畢竟他們剛結婚,以后時間還長,她不想把事情鬧僵。忍者脾氣,微笑著開了門。

莫赫煊站在門口,一下掐住劉沐楚的脖子。眼睛紅的像要噴火,大吼道“說,你去找方研說了什么!”

劉沐楚早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沒想到方研走得那么快。她冷笑著說:“放開,掐住我讓我怎么說。”再多一秒,她的脖子估計會斷,她有這樣的感覺。莫赫煊松開了手,脖子里是紅紅的一大片。莫赫煊應該是用盡了力氣,真的想掐死她。

她伸手撫了幾下酸疼的脖子,拿出一支錄音筆。

莫赫煊冷冷地看著劉沐楚手上的錄音筆,“是什么?”

劉沐楚走到電腦邊,拔下錄音筆的筆頭,那個像U盤一樣的東西插進了電腦接口。她點開了聲音來源播放,里面傳來方研的聲音“劉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我怎么可能會稀罕你的新郎。我跟我們老板早就在一起了,不過還沒有通知莫赫煊而已。現在你們要結婚了,那我也不用通知他了。對了,我就要跟我們老板走了。請你替我轉告他一句話,祝你幸福。”說完咯咯咯的笑起來。

聲音是方研的聲音,可是這些聲音聽起來那么陌生,可是這些話是不足以讓他相信的。

劉沐楚經常夜里不回家,跑到江山酒店來跟美男幽會這是人盡皆知的事。但是從傳出她要跟莫赫煊結婚以后,她再也沒有跟別的男人來過。還花重金要求酒店把她以前帶不同男人來酒店的監控抹去。

可是她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她打開電腦里備份的視頻,點開了命名為“有意思”的視頻,畫面里的方研跟著一個外國人,進了酒店,那個男人全程摟著方研的腰。兩個人看上去很是親熱。方研還穿著漂亮的晚禮服。雖然看上去有點局促,可是臉上滿滿的都是笑容。

這樣的方研莫赫煊從來沒見過,他幾次要求方研跟他去參加一些晚會之類的應酬,方研從來沒答應過。并且不準他再提。可是視頻里的方研打扮的漂亮得體,還佩戴一身的名貴珠寶。笑意盈盈!這哪里是莫赫煊認識的方研!那個男人摟著她上了電梯,出現在36層的某房間門口,兩人進去了。視頻播放結束。

他憤怒的看著劉沐楚:“說,是不是你造假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劍,隨時能把她殺死。

劉沐楚沒搭理他,悠閑的走在chuang上。慢騰騰的開口“我這只是備份,你可以去酒店的監控室看原件。”莫赫煊立馬抬腳走人。

他在酒店監控室看到的畫面跟劉沐楚的一模一樣,錄音筆有可能造假,監控這個東西沒法造假,只能剪輯。但是再怎么剪輯,方研也不可以被剪輯掉。她的音容笑貌,舉手投足,他都記在了心里。

他四處打聽那個神秘的男人,都沒有結果。大家都只知道他姓穆,連他是哪國人都搞不清楚!他頹然的回到家,借酒澆愁,整整一個星期,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瘦了整整20斤,還大病了一場,最后算是撿回了半條命。

他的父親看不得他這個樣子,氣的把他關了起來,他跳窗而逃。

他去到了方研的家鄉,千年湖。還是一無所獲,村里的人都沒有見過她。他又返回了廣城,找遍了廣城的每一個角落。她就像一陣風一樣消失的無隱無蹤。

最終他終于得知,那個外國男人可能是中東人,他又跑到了中東。找遍了每個城市,他漫無目的的走在陌生的城市。一晚換一家酒店,一到酒店就把方研的照片給人看。這是最笨拙的方法,可惜他花了半年的時間游蕩,最終還是沒能把方研找回來。

父親病重,他只得返回廣城,全盤接手了家里的生意。在長長的歲月里他的恨意漸濃,以至于他最終接受了方研跟那個外國男人高走高飛的事實。而且還是心甘情愿的做別人的小老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繼續閱讀

章節 X

001伯爵夫人 003英國的背影 004是注定還是安排 005某人的神經 006回國 007早茶 008古街 009心結 010糾纏 011大老板 012收藏 013提議 014舊時光 015遠走 016離開 017 不相見 018懷念 019何以至此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