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佚名 2019-11-07 19:03:53
秦淺的心情有些低落,林敘陪她走了回來。

這種場合,不要天真的想著誰去解救誰,因為家世地位擺在那里,就是越不過的鴻溝。就是林敘,也不能貿然插手。

任婧瑜家里的產業,與程云崢還有林敘手下的產業是旗鼓相當的。如果不是有相當的背景,那個踩秦淺裙子的人也不會有那樣的底氣。

而相反的,就剛才那個情形來講,任婧瑜既然敢在這樣的大庭廣眾之下落那個女孩子的面子,那就說明,她有信心,在當中罵了這個女孩子之后,她的家庭也不敢做出什么來,最后還要登門道歉。

林敘問她:“為什么不叫我幫她?”

秦淺不解:“為什么要交你幫她?”

“因為我能看出來,你還是想幫忙的,但是你又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能力。我就在你的旁邊,為什么不求助呢?”林敘看起來還是那么如沐春風,他說話的聲音都像是小溪潺潺。

“我求助了,你就會幫她嗎?”秦淺歪了歪頭,嘴角帶著點兒嘲弄的微笑。

林敘挑了挑眉,看起來冷靜而又自持。

是的,這個男人很溫和,但是秦淺就是感覺到了他溫和皮囊下面的冷靜和自持。果然,她聽見林敘說:“不會。”

因為為了一個小家族的女孩子得罪任婧瑜是不值得的。

“覺得我有點兒無情么?”林敘問她。

秦淺搖了搖頭:“我都明白。就算拋開本身的利益,就說那個被冤枉的女孩子,今天幫她出了頭,等晚宴結束,真兇也不會放過她。或者說,任婧瑜在兩相比較之后,又想出氣,又不想得罪真兇,最后遭殃的還是那個女孩子。”

林敘聽了這番話,驚訝于秦淺的通透,卻也有些不明白:“既然你已經想得這么清楚了,為什么看起來還是這么難過。”

秦淺苦笑:“因為這也有我的手筆,我也沒想到我動的手會牽連到一個無辜的女孩子。”

這是林敘才想起來,秦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對著任婧瑜禮服的吊帶割了一下。

如果沒有那一下,應當是不會有這么多問題的。

圍觀的人群又開始轉向了別的話題:“你說這禮服一踩就掉,還是法國定制·······法國定制的就這個質量?”

“那誰知道是不是法國定制,說不定人家這個定制就是這么脆弱呢······”

這一下是把任婧瑜說得面紅耳赤,匆匆忙忙離開去處理自己的禮服了,秦淺在那里若有所思。

“你想什么呢?這么入神?”

林敘的聲音響起,秦淺像是被突然驚醒一下抬起頭來,眼睛像是受驚的小鹿。林敘不可抑制的感覺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秦淺道:“我還是良心過不去,人家女孩子太委屈了。”

“那你想怎么樣?”林敘突然想到某種可能性,驚訝道:“你不會想要去坦白吧?”

秦淺道:“這也是可以的,反正都已經得罪任婧瑜了,也不差這一件了。而且理論上來說,她對我的禮服動手腳,然后我再對她的禮服動手腳,禮尚往來,感覺還是挺公平的。”

秦淺自顧自點了點頭,這個呆萌的樣子把林敘給氣笑了:“可是你要想清楚,正因為你們本來就結了梁子,所以雖然你只參與了前半部分,但你要是坦白了,她一定會把后半部分也一起算在你的身上。”

“那怎么辦?真讓人家背黑鍋?”秦淺有點泄氣。

林敘想了想,道:“你也知道,敢下這種暗手,肯定是本身不怕任婧瑜的。再加上我們要掩飾你動了手腳這個事實,所以干脆把真兇推出來好了。”

“可是咱們不知道真兇是誰。”秦淺道。

接著,秦淺似乎想到了什么,剛想要開口,卻被程云崢的聲音打斷:“你聊完了么?”

秦淺回頭,看見程云崢的臉上就像結了一層霜。

眼看著程云崢的臉上風雨欲來,秦淺只好對著林敘抱歉道:“真不好意思,總裁找我了。”

林敘點頭示意表示理解,程云崢出于禮貌,也對著林敘點點頭。程云崢不發一言帶著秦淺離去,林敘看著秦淺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林敘的眼里,秦淺無疑是美麗的。就是外貌來說,秦淺很出眾。這女孩兒不是什么白蓮花圣母,敢愛敢恨,有一點兒小壞的心思,但是不是讓人厭惡的那種,在底線之上,在可接受范圍之內。

其實是個很善良的姑娘,而且似乎很有才華,很有想法,就從那件禮服上面能看出來腦子里是有東西的。

嗯······挺有趣。

林敘勾了勾嘴角,繼續在舞會上閑逛,間或和某些人商討一下或者談點生意之類的,看起來是個專業的商人。

秦淺回頭看了一眼,被程云崢看見,程云崢勾起嘲諷的笑意:“怎么,你就這么不安分?”

秦淺皺起眉頭轉過頭去看他:“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秦淺,你是我的情人。”兩人站在不起眼的位置,程云崢低頭在秦淺的耳邊輕聲說道。

秦淺也被他這種態度弄煩了:“我知道,不用程總裁不厭其煩地提醒。”

程云崢一看秦淺竟然自己還氣上了,當下語氣就不好了:“你知道,你知道還和那個林敘聊得熱火朝天。”

“我連跟別人說話都不行了?程云崢,這也太過分了吧?我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秦淺據理力爭,但是程云崢在聽到私有物品幾個字的時候,眼神一下子暗了下來,秦淺直覺地感受到了危險。緊接著,她就聽見程云崢壓抑的聲音:“你現在,和我的私有物品,有什么區別?”

秦淺瞬間瞪大了眼睛,心里波濤洶涌。

他說,和他的私人物品,有什么區別?

秦淺眼中含淚看著程云崢:“是啊,沒什么區別。”

但秦淺知道,終有一日,程云崢會后悔。只是現在她需要承受的更多罷了。

秦淺看著程云崢,突然笑了。笑得程云崢心頭一跳。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