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一章以死謝罪

佚名 2019-11-07 17:12:57
風像啜泣的少女在秦淺耳邊呼嘯著,她垂頭跪在地上,齒間彌漫著血腥的味道。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風聲迅速淹沒秦淺的話語,她解釋了整個晚上,音色柔若嘶啞。

市郊的夜晚皎月如銀,空曠的荒野中,一個高大冷峻的身影愴然而立。

“不是你做的?證據在這里!”男人聲音低沉,仿若醇香紅酒般的音色在冷凝的氛圍下令人窒息。

一聲沉悶的聲響,秦淺感到%.口被什么東西擊中,她慌亂地拾起來,借著車燈的亮光看到紙包里的證據。

隨著屏幕上的身影逐漸拉近,秦淺注滿悲傷的瞳孔也驀然睜大,

她不敢相信偷拍視頻上的主角正是自己,蒼白的面孔驚愕而憤怒。

“不……不!有人陷害我,事情不是這樣的,視頻被人剪輯過。”秦淺雙唇顫抖,蹙緊細眉斬釘截鐵地解釋著。

“還在狡辯?”男人攥緊指骨修長的大手,怒火隨著骨節作響再次燃起,他猛地將秦淺從地上抓起來,狠戾的字眼從齒間流出:“今天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面頰上的掌印還沒消失,秦淺感到臉上火辣辣的,她垂著懨懨無力的身體,淚水靜靜流過唇邊。

“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謊,你為什么不相信我……”

砰!

話音未落,秦淺只覺腳下踏空,隨即被男人摔在車蓋上,冰冷的金屬與身體狠狠碰撞,劇痛令她一個字也說不出。

“你以為只有這一個證據嗎?就是因為相信你,我才會失去唯一的妹妹!”男人冷冽的眸色寒光逼人,聲音如同凄厲的北風。

說罷,男人修長的手指扼住秦淺的喉嚨,青筋暴起的面孔猙獰而恐怖。

瞬間的窒息感令秦淺本能的掙扎起來,她驚恐地望著男人陰騭的面孔,絕望充斥著身體的每一寸。

一起長大的閨蜜在車禍中罹難,她本已悲傷的無法自已。

但秦淺怎么也想不到,所有的矛頭會指向她,她竟然成了處心積慮害死閨蜜的惡人。

“呃,呃……程……”清秀的面顏充滿痛苦,她扭動著無力的身軀,好不容易才擠出一絲稀薄的空氣,又被更強勁的力量奪走。

時間仿佛靜止下來,男人俊美清朗的輪廓在秦淺眼前漸漸模糊。

程云崢,她最崇拜的大哥哥,也是她唯一愛過的男人。

死在心愛之人的手中或許也是一種幸福,然而秦淺不想被誤解。

哐當!

正當秦淺感到身體越來越輕,新鮮的空氣突然灌入肺部,隨后她感到身體失重,跌落在荒草上。

“這樣實在是便宜了你,我要你為云靜以死謝罪!”

程云崢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秦淺,陰騭的聲音仿若末日審判。

“不!云靜不是我害死的,我沒有在汽車上做過手腳,求你相信我好不好?”秦淺緩過神來,一邊干咳一邊爬到程云崢的腳下,她聲嘶力竭地解釋著,心底委屈而抓狂。

就在這時,一把尖利的匕首落在秦淺的腿邊,她嚇得一怔,纖弱的身體瑟瑟發抖。

“你自己動手吧,我還要回去準備云靜明天的葬禮。”程云崢眸光幽冷,陰沉而悲傷的面孔沒有半分憐意。

“不要,不要!”秦淺痛苦地搖頭,“我死了更不能自證清白,我要去查是誰陷害我。”

半個月前,原本秦淺和程云靜一起搭車參加選秀比賽,汽車卻在途中突然失控。

也許是運氣好,司機當場死亡,而秦淺只受了輕傷,程云靜重傷入院后躺了十幾天,最終還是沒能救回來。

程云靜死后,當即有人散播謠言這起車禍是一場陰謀,而罪魁禍首就是秦淺,為了除掉選秀比賽上的頭號競爭者。

隨后子虛烏有的證據落入程云崢手里,秦淺百口莫辯,無力掙扎。

程云崢作為煙城第一家族的大少爺,萬洲集團的繼承人,想報復她易如反掌。

望著地上的匕首,秦淺心有不甘,她狼狽地起身,仿佛丟了魂,跌跌撞撞地與程云崢擦肩而過。

然而剛走出幾步,一輛面包車疾馳而來,驀地橫在秦淺面前,隨即從車里躥出幾個流氓,兇神惡煞地擋住她的去路。

“想負罪逃跑?”程云崢跨步上前一把抓住秦淺,有力的手指幾乎將她的手臂捏碎。

“不是,不是!”吃痛令秦淺緊蹙著眉心,她驚惶地解釋:“云崢哥哥,求你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查出是誰在陷害我!”

程云崢目光如炬,深邃的眼眸迸發著寒光,他大手一揮:“不必了!看來我要好好羞辱你一番,就當做給云靜贖罪。”

站在旁邊的流氓立即發出惡毒的冷笑聲,秦淺不寒而栗,她張著**,還未開口就聽到連衣裙被扯碎的聲音。

“喜歡嗎?”程云崢唇角勾起冰冷的獰笑,“讓他們也觀賞一下你這具卑鄙骯臟的身體!”

“不,不要……”秦淺雙手捂在*前,身子一邊顫抖一邊后退。

“自作孽不可活!”程云崢聲色俱厲,毫不留情地扯碎她身上的每塊布料,直到一絲不掛。

姣好高挑的身軀暴露在流浪流氓們的眼下,秦淺內心羞憤而恐懼,絕望的淚水像斷線的珠子。

程云崢輕閉雙目,他冷冷的吸了口氣,眼前的女孩令他又愛又恨。

曾經他想過此生非她不娶,而如今一切都變了。

痛苦和欲動糾結,懲罰與疼惜作對,程云崢心底矛盾,妹妹的死令他無法釋懷。

倏然,程云崢將秦淺撲倒在地,一手抓著白皙飽滿的*脯,另一只手迅速解開腰帶。

沒有任何**,也沒有半刻遲疑,無力掙脫的秦淺只覺**身襲來鉆心的疼痛,眼見著自己最愛的男人無情地進入了自己。

仿若疾風驟雨,秦淺在天旋地轉中感受著程云崢一波又一波的掠奪和暴虐,劇痛牽動著每一根神經。

耳邊的粗重*@仿若地獄之聲,秦淺痛苦的閉緊雙目,內心的恥辱令她徹底崩潰。

歸于平靜后,秦淺仿佛已經死過一次,她望著腿上的血跡,耳邊又傳來流氓們刺耳的嘲笑聲。

“你滿意了。”秦淺輕輕拭去淚痕,聲音平靜而漠然。

程云崢沒有回應,優雅而冷漠地將衣服整理好,黯淡的雙眸幽冷得可怕。

一抹絕望苦笑停留在秦淺憔悴的面顏上,她拾起地上的匕首,抬眼望向身旁高大偉岸的男人。

“程云崢,我恨你!”秦淺面如死灰,說完將匕首高舉在空中。

尖銳的金屬直戳腹內,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哀鳴,她倒在血泊中,悲傷的清眸漸漸失去神采。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