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佚名 2019-11-07 18:57:27
林敘和秦淺聽見聲音,都轉過頭去看聲音傳來的地方。

八卦是人類的天性,而且很奇怪,越是那種上流社會,人們對八卦越是熱衷。大家平時都很優雅,遇見熱鬧還是要去看的。

聲音傳來的地方很快就圍了一圈人,里面似乎有個女子在極力遮掩著什么。

“咱們也過去看看吧。”林敘朝著那個方向伸手。

秦淺牽了牽嘴角:“那便去吧。”

其實秦淺大概在心里已經有一種預感了,在那里驚呼的多半就是任婧瑜。

今天任婧瑜穿的禮服款式比較大,后面還帶著拖尾,雙臂上也還挽著披帛。要說起來,實在是算不得不好看。但是款式大的禮服就是容易出意外啊,尤其是任婧瑜這種本來**身就重,上半身還只有細細兩條肩帶的。

這要是誰踩上一腳,那就很尷尬了。

秦淺只是在剛才任婧瑜轉身的時候,手疾眼快的輕飄飄割了肩帶上面的一點線。

秦淺自己都覺得,就憑自己這個速度和手藝,就是改行當小偷都是綽綽有余啊。

也是任婧瑜那肩帶銜接處比較特殊,不是完全貼合任婧瑜皮膚的,有一部分明顯是為了做出一個什么樣式而專門微微凸顯出來的。可是這就方便了秦淺。

其實秦淺也沒有把事情做絕,雖然那肩帶會慢慢的脫落,但是就一個肩膀,還是比較容易補救,也不會太*光乍泄。而且就那個脫落的時間,秦淺粗略估計了一下,應該也是能夠撐到舞會結束才對。

秦淺真的沒有想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讓任婧瑜出丑,最多也就是上車之后,那會兒不過就是司機,或者家人朋友。

但是秦淺沒有想到的是,不喜歡任婧瑜的人,從來都不止她一個。

她把那個線頭遞了上去,很快就有別的事情成了新的導火索。

秦淺和林敘走到包圍圈附近的時候,還能聽見任婧瑜氣急敗壞的斥責聲:“你什么意思?故意讓我難堪是吧?故意的吧?”

旁邊站了個女孩子,看起來長得挺清秀的,此刻正手足無措的站在一邊,聽見任婧瑜的話,嚇得連連擺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任小姐,我真的只是剛好站在后面而已,真的不是我動的手。”

“剛好站在后面?就那么巧剛好就是你站在后面?”

任婧瑜明擺著不信,她信的是自己的眼睛。

秦淺微微偏了一下頭,透過人群的縫隙看清了里面的情形——任婧瑜一邊的肩帶斷裂,整個布料垮下來,剛好就是*前的一半*光和背部無法遮擋。

背部其實還好,很多禮服還會故意展示女人光潔美麗的背部。但前面就不是那么愉快了。任婧瑜伸手捂住*前的布料,但是遮住了%又沒辦法遮住背。

背上的布料耷拉著,看起來有點委屈。

林敘朝著秦淺看過去:你看,就是你這個小壞蛋干的。

秦淺回他一個眼神:我還真的沒做到這種程度。

秦淺不需要去問具體發生了什么,旁觀者的竊竊私語總是最能提供消息的。有新的人趕過來看熱鬧,免不得要詢問一番,這個時候秦淺就能知道是個什么情況了。

穿著黑色禮服匆匆趕來卻又想要極力維持優雅的女人在問:“這是怎么了呀?任小姐這樣······可不太好看啊······”

話里透著惋惜,可秦淺分明在她的眼中看見了幸災樂禍。

果然啊,真小人還是要比偽君子來得好。

旁邊的女人似乎是在熱心的解答,可是秦淺聽得出來,分明是急于分享八卦:“你不知道······不曉得是哪個不長眼的,在咱們任小姐的禮服上面踩了一腳,也不知道這力道是不是大了點兒,竟然就把人家的肩帶給拖裂了。”

詢問的女人適時作出一副驚訝的表情:“真的?這是誰家的人這么不長眼,也不怕得罪。”

這表情大大取悅了剛才解答的女人,她微微一笑:“誰說不是呢。不過,這仔細想想,凡事啊,都是一把雙刃劍,你看任小姐這禮服好看是好看,但是在這種場所,人擠人的,免不了被人就踩上一腳,說不定人家真不是故意的呢。”

“就是,誰知道自己走的路下還有別人沒過去的裙擺呢?”

說到這里,談論的人們低聲笑起來。任婧瑜更是羞惱,怒斥那個清秀的女孩子:“你知道我這件禮服多貴嗎?這可是法國高級設計師的定制禮服,你就這么踩裂了,你存心的吧?見不得別人好看?”

那清秀的女孩子百口莫辯:“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秦淺看著那女孩子眼睛里面眼淚都快打轉了,好像真的不是她啊。又看了看周圍的人群,明顯有人的臉色不對勁兒,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得意和興奮。

不過任婧瑜就是不愿意轉頭去看一眼其他地方,就抓著那個女孩子不放。

秦淺的眉頭皺了起來。但是她也不能貿然去幫忙,她的處境和身份,幫忙實在尷尬,而且可能會招致更大的報復。可是不幫忙,總感覺良心不安。

她開始焦慮了,她一焦慮就咬嘴唇。

林敘轉頭就看見她這個樣子,忍不住出聲提醒:“你再這么咬,口紅全部都要吃進嘴里了。”

秦淺恍若從夢中驚醒,她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林敘:“我覺得這個女孩子不是踩她裙子的人。”

“你想幫忙?”

秦淺點頭,但還是開口坦白交待:“但是想是一回事,我是幫不了她的。”

說完向著林敘招了招手,林敘便低下頭來,秦淺附到林敘的耳邊:“你看我報復她,都只能悄悄的做點手腳,你就應該知道,我要是對上她,就是以卵擊石。單打獨斗我不怕,可我沒有她家的勢力。”

說完,溫熱的氣息重新離開林敘的耳邊,林敘不由得晃了晃神。

他看見秦淺顯得有些懊惱,但是又有些無能為力的自責,最終搖了搖頭,很是不甘的轉身。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