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佚名 2019-11-07 17:32:21
“程云崢!你出爾反爾,你剛才還說過不會對我做什么!”身體懸空的秦淺一邊踢著雙腳,一邊慌亂地叫嚷著。

“是你提醒我的,原本我都快忘了。”程云崢一副大言不慚的口氣,嘴角勾起得意而陰翳的笑容。

他就是喜歡看秦淺驚慌失措的樣子,他要讓這個女人一生不得安寧,永遠活在恐懼之中。

只是程云崢還是覺得有些欠缺,畢竟他一不小心把秦淺放走了五年,這樣也少折磨她五年。

“救命,救命啊!”秦淺徹底亂了陣腳,甚至忘了自己在程云崢的別墅。

落在大chuang上之后,她眼見著程云崢朝自己撲過來,嬌弱的心臟都快從嘴里跳出來。

“你在對誰叫救命啊?難道這次你想讓我家的仆人旁觀?”程云崢健碩的身體壓在上面,有力的大手將秦淺柔嫩的手腕按過頭頂。

聽到程云崢的冷笑,秦淺害怕極了,那晚的噩夢又來了,她絕望地凝視著昔日的初戀情人變成魔鬼,無可救藥。

僵持中,往事一幕幕劃過腦海,甜美的青澀的,悲傷的恐懼的……

歷歷在目的往事**了秦淺的眼角,她低聲飲泣著,為再也回不去的曾經痛心疾首。

“哭什么?幾年不見,你就這點長進?”程云崢瞥見她的眼淚,唇邊的獰笑倏然收緊,眉宇微皺,一臉嫌棄的起身下chuang。

秦淺獲得解脫,她警惕地退到chuang邊保護自己,神情倔強地說:“我才沒有哭!其實真正死去的人是你,你早就不是我曾經認識的程云崢了!”

程云崢愣神,他的思緒飄向遙遠的過往,深藏在心底的情愫仿若起死回生。

但下一瞬,那張此生再也看不到的面顏又一次浮現在他眼前。

程云崢眸色暗沉,清朗的面孔再度繃緊,他走到臥室門口,轉臉冰冷地凝視著秦淺:“這都是拜你所賜,今晚你住在這里,明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

翌日清晨,秦淺還沉在悲傷的睡夢中,一雙溫熱的大手便將她粗暴的從chuang上拽起來。

當年程云靜的葬禮結束后,五年之中,程云崢無論多忙,哪怕是身在異地,每個月他也會準時去為心愛的妹妹掃墓。

“你要帶我去哪里?”秦淺望著朦朧的晨曦,車窗外倏忽而過的景致越來越荒涼。

她心里有些恐懼,生怕那個夜晚的噩夢再度降臨。

“墓地。”程云崢聲音冰冷,陰郁的雙眸直盯著前方的道路。

在米蘭的時候,每到清明以及程云靜忌日那一天,秦淺總會把自己獨自關在房間里。

她也很想給自己最好的朋友掃墓,但相隔萬里的路途,令她只能以這種方式來祭奠。

墓園距離煙城很遠,程云崢特意為妹妹選了這個安靜的地方,他希望妹妹不受打擾,永遠安恬地沉睡在這里。

“云靜,哥哥來看你了。”程云崢將的花束放在墓前,唇角勾起淡淡的淺笑,但卻凄涼得令人心疼。

秦淺望著墓碑上熟悉的面孔,她咬咬嘴唇,想咽下淚水但還是流了下來。

墓園肅穆沉靜,清晨的露水還在墓地旁的小樹上掛著,仿佛它也在無聲的落淚。

目光移向墓碑上那個永遠不會更改的生辰和忌日,秦淺感到大腦空蕩蕩的,一呼一吸間窒息感漸漸襲來。

程云靜走的時候只有18歲,與秦淺同樣的年紀,然而她再也不會長大,永葆青春卻也永遠長眠。

“云靜,對不起……”秦淺低聲啜泣著,她的手中沒有花束,只能緊緊攥著冰冷的手指。

秦淺很后悔沒有保護好身材嬌小的程云靜,如果當時坐在副駕駛上的人是她,也許活下來的就是另一個人,程云崢也不會在痛失妹妹之后,性情冷漠而殘忍。

“說對不起有用嗎?你身上永遠背著一條生命,你在這里惺惺作態我也不會原諒你,云靜也不會。”

比墓碑更加冰冷的話語重擊在秦淺的心頭,她抬眼望向程云崢悲傷而冷冽的面龐,仿佛看到他的臉上寫著四個字:不可寬恕。

“我沒有惺惺作態!”秦淺狠狠地咬著嘴唇,汩汩而流的淚水連成一條線。

她不是想為自己再做無謂的辯解,她只是不想讓被誤解同時,連最真摯的情感與悲傷在程云崢眼中也是假的。

“不要再狡辯了。”程云崢痛苦地揮揮手,晨風輕輕揚起他柔軟的發絲,他深吸一口氣冷冷地說:“如果你還有心,就跪下!”

秦淺布滿淚痕的臉頰漸漸蒼白起來,她沒再辯解也沒有任何遲疑,真的撲通一聲跪倒在程云靜的墓地前。

程云崢冷眸揮向秦淺,他攥緊的雙拳發出聲音,但隨即又舒緩下來。

時隔五年,他不再那樣偏執,盡管他不會原諒秦淺,但也不會再做當年的事情。

恨終究是無力的,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也不會令失去的生命重新鮮活。

“我要你自責一輩子,我要你延續云靜的生命,但永遠活在罪惡和折磨之中。”程云崢嘆了口氣,他壓抑著痛苦的心緒,悲傷的目光始終盯著照片上如花綻放的笑顏。

“云崢,你對她太仁慈了!這根本就不是贖罪,你這是在寬恕她!”

倏然一個刻薄的女聲從背后傳來,跪在墓碑前的秦淺身體猛地顫抖,陌生的聲音更加劇她心底的悲戚。

“你來做什么?我說過我只想一個人陪云靜。”程云崢眉頭一皺,悲傷的面孔浮起煩躁。

他轉身望向身后的女人,任靖瑜,父親為他選的未婚妻。

對于這個女人,程云崢向來當她視作空氣,除了門當戶對,言聽計從,他對任靖瑜沒什么特別的印象。

“可是今天你帶著她來,是她害死你妹妹的,她都可以出現在這里,我為什么不可以?”任靖瑜白凈的面孔綻起不滿,聲音雖然嬌滴滴的,但難掩其中的妒意。

盡管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秦淺,但程云崢與秦淺的那段情事她早有耳聞。

程云崢沒有回應,此時此刻,他根本懶得像平日那樣去應付任靖瑜。

然而程云崢充耳不聞的態度令任靖瑜更加妒意爆棚,她干脆拿出未婚妻應有的作態,氣急敗壞地抓起秦淺的衣領。

“這里不歡迎你,你這個卑鄙歹毒的女人,你根本沒有資格下跪!”任靖瑜說完似乎覺得不解恨,又狠推了秦淺一把。

咚的一聲,秦淺只覺得額頭突然鈍痛,因過度悲傷而虛弱無力的身體撞在墓碑上。

“你夠了!”

一秒之后,程云崢突然青筋暴起,他兇狠地盯著任靖瑜,凜冽的雙眸怒火中燒。

“你給我離開這里,立即給我滾!”程云崢說完僵直的身體再次面對著墓碑,憂傷的眸子繼續望著心愛的妹妹。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