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佚名 2019-11-07 18:40:03
事實上,禮服是程云崢早就挑好的。雖然他不斷欺騙自己不過就是順手一買,不過是對自己情人應盡的義務,但那也無法否認,他就是早就準備好的。

時間也不是最近,是在三年前秦淺還在國外的時候。

那時候他看了那件禮服很久,下意識覺得它很適合秦淺,那念頭一閃而過,買下來了又變得懊悔。

而且那時候他正在例行公事般陪著任婧瑜挑選禮物。

任婧瑜還顯得比較開心,顯出嬌羞的神色:“云崢,還是你的眼光好······”

是,眼光好,卻不是給她挑的。

想扔,又舍不得,最后程云崢放在了家里。任婧瑜后面反應過來了,還是憑著性子鬧過一場,但是程云崢都冷處理了。

如今他重新把衣服拿出來,準備給秦淺的時候卻又不愿意親手交給她。他決不能表現出自己的任何一點兒軟化,自己的妹妹還躺在冰冷的墓地。

于是他轉了個彎兒,把那件白色鑲碎鉆的禮服以需要重新清潔為由送進了干洗店,這樣他就可以讓自己其他手下取出來再給秦淺。

似乎這樣,就能說服自己,這不是自己親手給的,沒有自己的心意,也沒有自己的重視。

但是這件事情被任婧瑜知道了。

任婧瑜就是那種小動作不斷的人。

她在那天離開程云崢的辦公室之后并沒有消停,而是聽了自己助理的意見準備等待時機。她的助理告訴她:“如果是真的喜歡,那么這次商業舞會,程云崢是一定會帶她出席的。也許可以動點手腳。”

于是她一直都在密切注意著程云崢的動靜。

果然等到了,她得知消息說程云崢送了一件禮服去高級干洗店。

她派出去的人還算是得力,還把禮服的照片捧到了任婧瑜的面前,任婧瑜一看就炸了:“怎么會是這件?!”

任婧瑜記得很清楚,那時程云崢看著這件禮服看了良久,眼中的情緒是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溫柔,雖然那溫柔轉瞬即逝,但任婧瑜知道自己看見了,絕不會看錯。

后來這件禮服的事情不了了之,如今程云崢重新把它拿出來,竟還是為了秦淺!

任婧瑜伸手就把手中的杯子砸到了地上:“他什么意思?他忘了秦淺殺了他妹妹嗎?”

說著抓起手包就想去找秦淺算賬。

但是助理攔住了她:“小姐,您就這么去,是討不了好的。”

“你什么意思?”任婧瑜不滿意這個說法,“你是說我斗不過秦淺嗎?”

助理心頭直罵蠢貨,面上卻還是要保持著討好的微笑:“小姐你當然斗得過秦淺,可是秦淺心機多深啊,說不定她就借著這件事情在程總裁面前上您的眼藥呢,多冒險啊。”

任婧瑜一想,好像是這個道理。如今程云崢的意愿看不分明,就這么貿然前去,好像的確是很容易被告狀,問題是她對程云崢知道之后的反應沒有把握。

“那你說怎么辦?”

眼看著任婧瑜停下了腳步,助理不由得松了口氣,這聽話就好。不然這大小姐要是有個什么氣受,回來遭殃的還是她。

于是助理道:“小姐,我們可以釜底抽薪。”

“怎么抽?”任婧瑜疑惑地轉頭。

助理便附身到任婧瑜的耳邊,給她說了計劃。

任婧瑜聽了之后,也覺得可行,便同意了,還不忘囑咐:“記得不要留下什么痕跡。”

助理一邊點頭,一邊無語,就這么個小事兒,能有個什么把柄,又不是殺人放火。

其實主意也很簡單,不過就是想辦法把禮服毀了,讓秦淺到時候出丑。最好是能想辦法在秦淺收到的時候不露痕跡,到舞會的時候出問題,那才叫個精彩呢。

然后任婧瑜就讓人買通了干洗店的工作人員,做了點小手腳。

再加上她的刻意運作,等秦淺拿到禮服的時候,根本沒有時間去準備其他的禮服了。

秦淺在收到禮服的時候,因為是以程云崢的名義送過去的。她一想,程云崢應該也不會沒品到在一件衣服上面做手腳,反正······更嚴重的事情他都做了,哪里會花時間在這種細枝末節。

但是出于一種預防的心理,她還是試穿了一下,試穿之后,看著鏡子當中的美人,總感覺哪里有點兒不對勁兒,但是一時之間又說不出來。

秦淺被整怕了,不怪她如此謹慎。她把禮服翻來覆去看了好多遍,終于發現了問題。

這是一件純白色的抹%禮服,裙擺處有漸變的銀色,在下面滾了一圈,煞是好看,襯著秦淺白皙的皮膚,很是出塵,卻不死板,帶了點兒人間煙火氣。

點睛之筆是從%.口到腹部的繡花,低調但是不發奢華。是那種乍看很和諧,細看見手藝的花紋。其間用了什么手法很好的鑲了碎鉆。

在燈光下看起來,熠熠生輝,但是卻不會搶走主人的風采。

非常好看,非常適合秦淺。

但是那問題就出現在鉆石上。

秦淺發現,那鉆石不是用線縫在上面的,而是先用一種工藝硬生生壓進布里,然后再織成花紋。

本來應該堅若磐石,但是秦淺能看出來,這鉆石搖搖欲墜。

——被人手動的松過了。

痕跡還很明顯,秦淺是做設計的,這很容易就能夠看出來。

穿一會兒應該還好,但是到了舞會上,長時間在身上撐著,遲早會掉。這么大的商業舞會,禮服上面的鉆掉了,不說也知道是什么結果。

秦淺簡直無語,程云崢竟然還真的能做出這種事,他的手段怎么越來越幼稚了。

秦淺還是決定給程云崢打個電話,問問他到底怎么想的:“程云崢,你還是小孩子嗎?這么幼稚的手段你也用?”

彼時剛剛才從在家里歇下來的程云崢接到這樣的質問,一頭霧水:“你到底在說什么?”

“說什么?說什么你聽不懂嗎?之前你找人打我就算了,現在還這樣。”

程云崢皺起了眉頭。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