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嬌寵之邪王的特工妃 > 第十四章 帶你去見我爹娘

第十四章 帶你去見我爹娘

夏無聲淚 2019-11-07 15:28:05

等沐琦舞剛到沐府門口,就被人告知司空邪在大廳等她很久了,沐琦舞一聽,司空邪來了,就讓紫葉先帶著兩人去梳洗一下,然后讓他們解決溫飽再帶來找她,自己就已經跑去找司空邪了。

剛來到大廳,沐琦舞就發現氣氛好像不怎么對,看著同沐老爺子一起坐在主位上的司空邪,冷著一張臉,在座的其他人也都不說話,雖然說司空邪冷著臉是常見的事,不過沐琦舞還是覺得氣氛不對,

沐琦舞蹦蹦跳跳的走進大廳,沐家人看到沐琦舞回來后都是松了一口氣,終于不用再坐在這里受凍了,司空邪一看到沐琦舞的身影,原本冷著的臉也慢慢的柔和下來,對著沐琦舞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這來,

沐琦舞接到司空邪的示意,不客氣的直接坐進司空邪的懷里,司空邪也順勢摟著沐琦舞,只有這樣,他的心才是安定的,他覺得他自己越來越離不開沐琦舞了,

沐家在場的人看到這里,也覺得真的夠了,剛剛受了那么多的冷氣,現在又看他們秀恩愛,還是早點撤吧,等他們都走完后,司空邪直接讓下人們也全都離開,就自己抱著沐琦舞在大廳里。

“舞兒,剛剛出去干嘛了,怎么不叫上我?”司空邪還是沒忘記沐琦舞出去讓自己在這里等了一上午的事情,

“耶,你都走了我還找你干嘛,再說了,找你那么麻煩,我只是出去玩一下下而已,有什么關系,倒是你,在這里等了多久了。”沐琦舞解釋著自己為什么不叫上司空邪的原因,也沒忘記問他在這里等了多久,想想,司空邪等了多久,沐府的人就在這里冷了多久。

“等了你一個上午了,有沒有一點補償。”雖說是問補償,但是有見過主動伸嘴湊前去要補償的嗎?現在司空邪就讓你見識到了,想要占便宜,那么就要臉皮厚。

沐琦舞看著司空邪這一副求補償,求親親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不過也沒忘記送上自己的香吻,本想親一下就放開的,沒想到唇剛湊上去就被司空邪按住了腦袋,一直等到司空邪吻夠了才放開。

剛放開,沐琦舞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紫葉也在這個時候帶著兩個男人來大廳找沐琦舞,沐琦舞一看到原本臟兮兮的兩個男人梳洗一番后,竟然長得這么養眼,不由得多看了兩眼,這讓原本看見有人打擾他和沐琦舞的司空邪不高興的,本來看到男人來找沐琦舞就不高興的了,現在好了,還讓沐琦舞的目光從自己身上轉移開來。

冷氣全開,讓原本被美色所**的沐琦舞立馬回過神來,立馬轉過頭去安慰司空邪,嗯嘛,響亮的一聲,沐琦舞給個司空邪響亮一吻,果然讓司空邪的臉色有所好轉,不過還是臭臭的,也讓紫葉三人臉色一紅,

沐琦舞知道,自己現在不可能安排什么的了,就讓紫葉帶著兩個男人先下去休息,自己先把司空邪搞定再去找他們。

司空邪看沐琦舞揮退三人,這才問起沐琦舞那兩個男人是怎么回事,模樣完全和被拋棄的怨婦一模一樣,“舞兒,他們是誰啊!你難道有我還不滿足嗎?”

“哎呀,他們是我剛剛在路邊救下的人,俗話說得好,送佛送到西嘛!反正都救了就好人做到底唄!”沐琦舞知道司空邪誤會了,連忙解釋著兩人的來頭,不過,她現在還沒有打算告訴司空邪她要做什么。

司空邪一聽,不得了了,原來自己剛離開那么一會,沐琦舞就帶回兩個男人,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走了,或者直接把沐琦舞一起打包帶走就好了,可是,現在后悔也沒什么用啊!

等沐琦舞好不容易哄好司空邪,也到了午飯時間了,司空邪自然是就在這里用膳了,這是毋庸置疑的,這次,沐老爺子終于看不下去了,雖然說自己的孫女被這樣寵著他很樂意,不過在他們面前這樣還好說,如果別人看到了還不知道怎么說了,

“小舞,下來,自己吃,”沐老爺子盡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溫柔一些,不過,還沒等沐琦舞有什么動作,司空邪就已經開口了,

“爺爺,我覺得這樣很好。”淡淡的一句話,好似給了老爺子一顆定心丸似的,也不知怎么滴,老爺子也沒有在開口讓自己離開司空邪的腿上,沐琦舞也懶得去想,反正她知道他們不會傷害她就對了。

一頓飯下來,沐琦舞吃的有點撐,司空邪借口帶沐琦舞去消化消化帶著沐琦舞直接飛了出了,沐琦舞被他抱在懷里,也不掙扎,就這么認他抱著,直到目的地,司空邪才放她下來,不過,手還是被他緊緊的握在手里,

直到走到一座木屋前,司空邪伸手推開木屋的門,帶著沐琦舞進到木屋的院子里,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兩個高高的土堆,前面插著兩塊墓碑,沐琦舞很好奇司空邪要干什么,

司空邪拉著沐琦舞來到土堆前,沐琦舞轉頭看向司空邪,等著他的解釋,司空邪先是沉默了半天,沐琦舞也不著急,就那么牽著司空邪的手和他站在一起。

“這是我的父母。”司空邪開口了,語氣雖然是淡淡的,但是沐琦舞還是從中聽出了憂傷,沒有開口安慰,她想,現在說什么也沒什么用吧!只是牽著司空邪的手緊了緊,用這樣的方式無聲的安慰著司空邪。

感覺到沐琦舞的無聲安慰,司空邪這才繼續開口,“父親和現在的皇帝完顏御是結拜兄弟,母親和父親成親后國家就被攻打了,父親為了幫完顏御守住皇位,帶兵出征,母親也跟著去了,可是,就再也沒有回來了,他們在打完勝仗回來的時候被戰敗國的余孽暗殺了。”

這一刻的司空邪,沒有了往日的霸氣,驕傲,像一個困獸一樣,沐琦舞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司空邪,充滿著悲傷,終于,忍不住的直接抱住了司空邪的腰身,“沒事了,都過去了,你現在有我,我不會離開你,我會永遠陪著你,”

感覺到腰身一緊,聽著沐琦舞的話語,司空邪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自己的脆弱,緊緊的抱住了沐琦舞,“今天是他們的祭日,我帶著你一起來看看他們。”

沐琦舞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絲絲濕意,司空邪這是哭了嗎?這個知道令沐琦舞很震驚,同時也知道,司空邪這是真的到了傷心之處,也怪不得昨晚非要來找自己一起睡,原來今天是他父母的祭日啊!

等司空邪終于抬起了頭的時候,早已看不出他路過的痕跡,司空邪拉著沐琦舞跪在了兩個墓前面,淡淡的說道,似是對已故的父母也似是對沐琦舞,“我帶她來看你們了,她很好,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也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唯一的女人。”

沐琦舞這才知道司空邪帶自己來著的意思,他這是讓他的父母承認自己,沐琦舞一陣感動,對著兩個墳墓磕了三個頭,這才開口,“伯父,伯母,我會代替你們好好照顧他的,你們放心好了。”

司空邪在沐琦舞說話的時候,手上便多了一樣東西,是一個手鐲,鮮艷的血紅色,沒有什么雕刻與花紋,但是也會讓人眼前一亮,司空邪把她套在沐琦舞的手腕上,立刻引來沐琦舞的注意。

“血玉?”沐琦舞驚呼,這可是很少見的血玉,而且還這么漂亮,帶在手腕上冰冰涼涼的,舒服極了,讓她愛不釋手。

司空邪笑了笑,沒有回答沐琦舞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說了起來,“這是我母親給我的,是給兒媳婦的,”

“哇,那就是我的啦……那你怎么不早給我,”沐琦舞停頓了一下,埋怨起了司空邪。

這也成功的逗樂了司空邪,被司空邪一下子抱起來,然后輕功一起,邊飛邊解釋,“我想在爹娘面前給你帶上。”

看到司空邪這樣,沐琦舞知道他已經恢復了,恢復成那個霸道,驕傲的邪王殿下了,沐琦舞獎勵的在司空邪的臉上印下一吻,惹得司空邪和她差點從半空中掉了下來,還好司空邪即使穩住了心情。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 沐家公主降生 第二章 抓周被賜婚 第三章 我們只是路過 第四章 拜托拜托,做我的徒弟吧 第五章 收徒,離開 第六章 歸來,碰見 第七章 回家,調戲未婚夫 第八章 一起過夜 第九章 這輩子有你就足夠了 第十章 回家 第十一章 見家長 第十二章 我想你了 第十三章 送禮, 救了兩男人 第十四章 帶你去見我爹娘 第十五章 要創建剎閣 第十六章 魔鬼訓練 第十七章 建造基地 第十八章 暫時搬出去住 第十九章 親自操練 第二十章 逛街小插曲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