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許你一場情深 > 第十三章:逼婚

第十三章:逼婚

我是小餅干丫 2019-11-07 17:27:12
雖然沒有被趕走,但是秦鈺卻已經登堂入室。她肚子里有司寒川的孩子,司家上上下下自然是對她禮待有加。

得了司寒川的默認,她就是這司家未來的女主人,眾人不敢輕易開罪。

思及至此,秦鈺便笑的愈發燦爛得意,她本想好好欣賞一番付寧煙失神落魄的樣子,卻不想付寧煙臉上未曾有過片刻的動容,仿若這件事情和她沒有半點關系,眼底神色波瀾不驚。

付寧煙抬步回自己的臥室,與正好要去書房的司寒川擦肩而過。

“付寧煙,事情我會查清楚。”

肩膀被骨節分明的手摁住,她被攔住了去路,心中煩悶,張口而出的話自然也夾槍帶炮:“不必查了,就是我干的。”

毫不猶豫的把這莫須有的罪名坐實,付寧煙抬眼看著司寒川,眼中帶著冰冷的寒意,玫瑰一樣的唇勾起一個狠絕的笑,一字一頓地開口:“我就是想要你死,司寒川!”

帶著詛咒的聲線一個字一個字的在空氣中炸開,司寒川被付寧煙的話語和眼神一驚,還未做出任何反應就被付寧煙推開手臂決然離去。

承受蒙冤之后,再和自己說查清楚,司寒川,你早干什么去了?若是真的信任,又怎么會不分青紅皂白的把自己公之于眾,被當中羞辱?

付寧煙走的瀟灑而干脆,心里卻痛的仿佛在滴血,像是最銳利的刀尖,一點一點的在自己的%膛上劃開一道十字,任憑鮮血橫流,卻無人出手相救。

她不怕被陷害,也不怕被冤枉,心中甚至有一種惡意的**?,她多希望司寒川在查出真相之后被狠狠的打臉,甚至有些好奇那時候司寒川的臉上,究竟是什么樣的表情?

可也只不過是想一想罷了,她現在多看司寒川一眼,都覺得生厭。

投毒一事確實不需要多查,只需要一個眼神,司寒川就明白,這事絕不可能是付寧煙干的。自己母親和秦鈺來的時間都太過巧合,稍稍一細想,就能察覺出不對味來。司寒川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派克筆,難得的有些煩躁郁悶。

付寧煙性格剛烈,軟硬不吃,現在更是被逼迫上了這等局面,兩人的關系直接降下冰點,前有母親施壓,后有秦鈺步步緊逼,每一步都是步履維艱。

抬手拿起那份秦鈺帶來的鑒定報告,司寒川看都未曾看一眼,直接丟進了碎紙機。做的再逼真的鑒定報告,也不會比當事人更清楚事情的真相。從頭至尾,他一個字也不信。

“寒川哥哥。”秦鈺敲了敲書房的木質梨花大門,素凈的臉上還掛著兩道疑似哭過的水痕。

“有事嗎?”司寒川禮貌而疏離地看了眼秦鈺,隨即又低下頭看自己手邊的文件。

秦鈺緩緩走到司寒川的身邊,帶著幾分試探性的開口:“寒川哥哥,今晚父親想約伯母和你吃個飯,談談關于我們的……婚事。”

司寒川的手一僵,他抬起頭看看秦鈺:“今晚?”

“是的,畢竟我……”說到這的時候,秦鈺露出一個溫婉的淺笑,隨即又羞澀地低下頭,聲音像是江南綿延的細雨:“我現在已經有寒川哥哥的孩子了,父親希望我們盡快晚婚。畢竟我還是個姑娘家。”

“當然。”秦鈺又飛快地抬頭,眼神帶著些小鹿亂撞,“我……我一切都聽寒川哥哥的。”

司寒川臉部的輪廓突然柔和下來,他站起身來抬手撫摸上秦鈺細嫩。白皙的臉頰,嗓音低沉:“既然是這么重要的事情,自然是由我來邀請伯父才好。既然事情緊急,那我們現在差不多就該出發了。”

“啊……好!”秦鈺神情迷醉的看著司寒川宛如神袛般的臉龐,那么英俊,一舉一動都足以讓人癡狂。

而這個優秀的,站在云端的男人,很快就要是她的了!秦鈺目光中幾乎抑制不住那種興奮,卻未見到司寒川嘴角一閃而過的不屑的笑容。

回到自己的臥室,付寧煙找了紗布給自己的手上藥,她的傷口不算深,但玻璃渣卻已經嵌進肉里,需要去醫院才能清理干凈。這偌大的家里不會有人來關心她的死活,無奈之下只好親自動身去醫院走一趟。

玻璃渣不干凈,她還不想廢掉一只手。

正準備外出的時候卻看見司寒川極為紳士親昵的擁著秦鈺的背坐進車里,兩個人都是盛裝,好似一對恩愛的神仙眷侶。

心還是不可避免的抽痛了一下,付寧煙低垂了眉眼,直接沖了出去。

司家的別墅位置極偏,就是打個計程車,也要走很遠,自然比不上車的速度。她望著豪華的黑色賓利不曾遲疑的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苦笑了一下,繼續走路。

“寒川哥哥,父親快要等不及了。”

“不必停車。”司寒川的指令如山,秦鈺坐在后座上,回過頭看了看糊成一個點的付寧煙,緩緩勾起一個笑。

手指漸握成拳,司寒川卻忍不住想,這個女人究竟又要去哪里?

付寧煙的手快被醫生包扎成了粽子,關節幾乎都不能動彈,行為活動極為不便。包扎完手心,去父親的病房里看了看,醫生說病情基本穩定下來,近些時日只要安心的養病就好。

多陪著父親聊了一會兒,時間一晃便是三個小時。想到這,付寧煙忽然想起了顧城。要不是顧城送來的那一筆錢,她還不知道該怎樣才好……

“寧煙美人,好巧。”油腔滑調的聲線,不必回頭也知道是誰。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付寧煙秀氣的眉頭微蹙,回頭便看見一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眼尾上挑,似笑非笑的樣子也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女孩子。

“你怎么又來了?”

“你不歡迎我也罷,可我卻還想和伯父多聊聊。”顧城雙手揣兜,眼神落到粽子一樣的手上,卻瞬間變了臉:“你的手怎么回事兒?”

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厚重的紗布,付寧煙搖了搖頭:“只是受了點小傷。”

“怎么弄的?”顧城的聲音收了四六不著,多了幾分嚴肅。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七章:進來了就別想輕易的出去 第八章:假慈悲 第九章:孩子的事情 第十章:我對你沒興趣 第十一章:絕情斷愛 第十二章:秦鈺陷害 第十三章:逼婚 第十四章:偷進書房 第十五章:美容院爭端 第十六章:兩人動手 第十七章:顧家的災難 第十八章:買通護士 第十九章:招供 第二十章:被囚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