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佚名 2019-11-07 18:33:52
“我不是殺人兇手。”

秦淺輕聲道,那一瞬間她的眼神變得有些悠遠。

她不知道程云崢是什么反應,大概就還是不信。但任婧瑜卻抓著這一點不放:“你本來就是殺人兇手,不是你動了手腳······”

但是這話卻被秦淺打斷了:“你覺得這話你一直提,難受的只有我一個人嗎?”

任婧瑜愣了一下,下意識轉頭去看程云崢,果然看見程云崢的臉色已經很不好了。

任婧瑜有點慌,轉而開始攻擊其他的地方:“秦淺,就算我不提這一點。程云崢是我的未婚夫,你纏著他,你要臉嗎?”

“是我纏著他嗎?”秦淺看著任婧瑜,“這個位置分明是他給我的,如果他不點頭,你覺得我進得來嗎?”

說完,任婧瑜剛想反駁,秦淺果斷甩鍋:“你要是真有意見,就應該去問把我帶進來的總裁,我又不能決定自己的去留。”

言下之意,你和我糾纏再多,也不如程云崢一句話來得實在。

任婧瑜卻不敢去找程云崢,自從程云靜去世之后,他就變得陰晴不定,就是任婧瑜,憑著任性也不敢鬧得太過了。

“肯定是你纏著云崢,他不得已才把你放進來的。”任婧瑜自欺欺人。

“哦,那你去找他說,讓他把我開了吧。”反正就是不遺余力的把責任推到程云崢身上去。秦淺是真的打從心里覺得,這件事情打從一開始,就是在程云崢操控的。從頭到尾,她的自主權,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任婧瑜當然不敢找程云崢說,又不能真的對秦淺做什么,自己一個人站在那里,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氣得狠了,便抓起秦淺桌子上的杯子向任婧瑜扔了過去。

但是被秦淺躲過去了,才會發生之前公司職員們聽見的那一聲脆響。

任婧瑜仿佛找到了一個發泄的窗口,又去拿秦淺桌上的墨盒,秦淺怕危及到什么重要文件,趕忙把桌上的紙張都搶救出來,剩下的······看看后面能不能報銷吧。

但是任婧瑜還沒有把東西砸出去,程云崢就生氣了:“夠了!”

任婧瑜的動作便是一滯。

任婧瑜悻悻地放下那個墨盒,膽戰心驚的轉頭去看程云崢。程云崢的臉一看就是怒氣翻騰,雖然極力控制,但是那股子威壓還是不留情的放了出來。

程云崢看著任婧瑜的眼神帶著冷意:“任婧瑜,你可知道這是我的辦公室?”

任婧瑜一個激靈,好像突然醒了過來,她突然想起,被自己弄得一片狼藉的地方,是這個冷得像冰一樣的男人的辦公室。

“云崢,我······”她試圖挽救。

“出去!”

程云崢的語氣已經非常嚴厲,不容置喙了!

任婧瑜雖然并不甘愿,但是在程云崢利劍一樣的眼神之下,還是只能一步三回頭的出了辦公室,帶著紅彤彤的眼眶。

秦淺微微送了一口氣,其實她心里也真的沒有底。雖然任婧瑜潑辣,但是就憑程云崢現在對自己的感官,還真說不定最后吃虧的是誰。

秦淺把文件剛剛放下,就聽見程云崢的聲音響起:“還不快收拾?剛才什么都往我身上推的時候反應倒是快,這個時候倒是不行了。”

這秦淺就覺得冤枉了:“我說的每一句都是實話。”

程云崢嗤笑:“是啊,畢竟你是我的情人,歷來,情人都比正室得寵,是吧。”

意思就是,眼看著你做了第三者,虧你還能夠這么理直氣壯。

秦淺苦笑:“是啊,我得寵,所以我有理。”

如果這寵愛是真的,程云崢會真的排除一切不利因素給她一個正兒八經的名分。但如今這寵愛是假的,所以她是一個上不得臺面的情人,還要為了掩飾,披上一層秘書的皮。

程云崢看著秦淺蹲**身子,如削蔥根般的手指一片一片撿起地上的碎片。過往種種不是說忘就能忘了的,程云崢下意識就想要提醒秦淺小心不要割到手,但是話到嘴邊意識到的時候,又被程云崢生生吞下。

程云崢閉了閉眼,再次提醒自己:“她是殺人兇手。”

再睜眼,又是一片冷漠。

而任婧瑜紅著眼眶走出去,效果卻是驚人。

公司的職員們心思各異。有人覺得秦淺厲害,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逼退了正室,也有人覺得自家總裁真是深藏不露,平時看著不茍言笑,竟然會為了一個情人落自己未婚妻的面子。更有一些人,在想自己要是能取代秦淺的位置······

任婧瑜的到來還是對程云崢和秦淺的關系產生了影響,至少在她走之后,除了例行公事,程云崢沒有跟秦淺說一句話。

秦淺也不會主動往上面貼,事實上秦淺巴不得他們是這種情況,這樣,總比彼此糾纏來得好。想起過往種種,公事公辦反而讓她感覺安心。

安生過了兩天,程云崢又有了新想法,他找到秦淺,通知她和他一起去舞會。

“舞會?什么舞會?”

程云崢把玩著手上的請柬,道:“商業舞會,作為我的情人,你自然是要跟著去的。”

秦淺心頭卻想,也沒見你膽子大到直接說我是你的情人啊,還不是跟人說我是你的秘書。

但是秦淺不想去,因為這樣在程云崢身邊出現的機會對于別人而言夢寐以求,對于以前的自己應該也是一份喜悅,但是現在,自然是出現得越少越好。

沒見任婧瑜來鬧了一場之后她在公司更難過了嗎。

但是程云崢就是故意的,她難過了,他不就痛快了嗎?哪怕,是疼痛般的痛快。

“我沒有禮服。”

秦淺還想掙扎一下。

程云崢嗤笑她:“你在國外這么久,竟然連件禮服都沒有?”

“沒有。”這是垂死掙扎。

程云崢果然否定了她的小心愿:“我還算是個大方的金主,給情人準備一件禮服,還是無傷大雅的。”

真是的,一直在提情人這件事情。

秦淺被堵得沒有退路。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