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佚名 2019-11-07 18:27:20
程云崢的呼吸已經近在咫尺了,秦淺的身體再一次不可抑制地輕顫起來。其實她很討厭這樣不爭氣的自己,可是到頭來,十年怕井繩的說法,原是真的。

那天晚上,為了自己的母親,自己才有孤注一擲的勇氣。

但現在,那勇氣已經沒有那么厲害了。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程云崢的臉已經黑得像墨了,秦淺竭力穩住自己的聲線:“你想做什么?”

這一生似乎把程云崢的理智拉了回來,他眼神中的憎恨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冷漠,還有掩藏在冷漠深處的復雜。

程云崢就這么定定地看了秦淺許久,最后還是什么都沒有做,轉身回了辦公桌前。

這不符合正常的軌跡,秦淺不知道程云崢心里的想法,也搞不懂他為什么突然收回了手。

而程云崢自己也說不出來,他是恨秦淺的,可他也那么愛她。如果不是秦淺害死了他的妹妹,現在,也許秦淺已經是他的妻子。他放不下,離不開,求不得,便一次又一次,折磨彼此。

但是當秦淺真的成為了他的情人,哪怕只有那一個晚上,他還是有種得逞之后的悵然若失。痛恨自己卑鄙,又為這報復感到痛快。

在這種心理的拉扯之下,就成了不做為。但是就這么放過秦淺,他也做不到。所以最后,他才會選擇略施小計,讓其他人來針對他,自己還是什么都不做。

秦淺硬著頭發上前與渾身散發冷氣的程云崢說話:“文件整理好了,我給你放在這里。”

“嗯。”程云崢沒有多說什么,秦淺便自覺退回到放在辦公室一角的迷你辦公桌前面。

因為程云崢說離他太近會礙他的眼,所以才把辦公桌放到了角落里。

想到這里,秦淺勾起唇角自嘲一笑。

“你笑什么。”秦淺沒想到竟會被程云崢看到。

她下意識搖頭:“沒什么。”

程云崢面色緊繃:“我建議你說實話。”

“真的沒什么,請不要腦補過度。”

程云崢笑得諷刺:“呵,希望是這樣。”

秦淺便若無其事坐回到辦公桌前,但其實她心里清楚,她笑,不過是因為她覺得諷刺。所有人都以為她獨得總裁青睞,只有她自己知道,這青睞給她帶來了什么,而這一切,都是程云崢故意為之。

秦淺覺得,大概自己在母親病好之前,在自己離職之前,都不得安生。

但事情急轉直下,任婧瑜再次殺到了公司。

她怒氣沖沖,把情緒都寫在臉上,像一陣風似的刮到了辦公室里面。

公司的人看見她進去都面面相覷,確定聽不見了之后就開始竊竊私語。

“哎喲,這是咱們總裁的未婚妻吧,這架勢,是要來抓奸啊。”

“可不是么,要*說,肯定是那個姓秦的狐貍精被人家正室夫人給知道了,這是來立威了!”

眾人悉悉索索說著話,都覺得,這是一出正室抓奸小三的年度大戲。要不是礙于總裁的臉面,他們恨不得直接趴到門上去聽聽,看里面到底會發生什么。

很快,不負眾望的傳來了杯子碎裂的聲音,眾人心神皆是一凜,彼此交換眼神:看看,果然如此,開打了!

但那個杯子沒有砸到秦淺的身上,只是在地上碎開,碎片飛濺。

秦淺躲開了。

剛才任婧瑜一進來就大吼:“狐貍精!”

接著一巴掌就要扇到她的臉上。

但是秦淺在國外這五年,什么困難都受過,被人刁難,也不是第一次。面對程云崢,只是一種愧疚,再加上之前種種才疊加起來的恐慌感。但要是真論起來,其實秦淺心性還算堅韌,在面對任婧瑜這樣的人的時候,她自覺跟程云崢比起來,不過是小意思。

所以她反應很快,一把抓住了任婧瑜的手腕。

任婧瑜更是生氣:“你給我放開!”

“哦,你要打我,我還要放開給你打?”秦淺看著任婧瑜,就好像在問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一樣。

任婧瑜咬牙切齒,轉頭看向程云崢:“程云崢,你就看著她這么羞辱我?”

程云崢沒說話,繼續看他的文件。任婧瑜覺得被落了面子,只能夠用某些事情來提醒程云崢她的重要性:“我是你的未婚妻!”

程云崢頓了一下,終于抬起眼:“我沒叫你過來。”

任婧瑜用力把手腕從秦淺手里掙脫出來,看著上面的紅印,委屈道:“程云崢,你把這么個害死你妹妹的女人帶在身邊,她這么對我你也不管。還說什么你沒叫我過來,我告訴你,我是你未婚妻,我過來教訓小三天經地義!”

程云崢終于肯抬起頭來給任婧瑜一個眼神,他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不好起來,轉而他又看了秦淺一眼,然后就往椅子上面一靠,一副看戲的模樣。

秦淺便明白了,程云崢這是不準備管了。今天不管任婧瑜可能會對她造成什么傷害,他都不會管。

任婧瑜自己也看出來了,她嬌滴滴的撒嬌:“我就知道云崢你不會偏著這個女人。”

然后轉過頭來看著秦淺,一臉趾高氣揚。

但是秦淺卻不是很想理她,她似乎沒有反應過來,程云崢放任的,可不止她一個任婧瑜。既然他想看戲,就讓他看個夠吧。

秦淺重新坐下來,開始準備等會程云崢開會用的文件。

“你還有臉坐下?”任婧瑜劈手準備來奪秦淺手下的文件,被秦淺手疾眼快的按住。

秦淺清冷的聲音響起:“你可想好了,云崢等會兒可要用的。”

她就是故意叫云崢的。

果然任婧瑜眼神變了變,到底沒能上手搶奪。

秦淺沒有看見,在自己叫了云崢的時候,程云崢身子一僵。

任婧瑜這個女人,雖然不聰明,但是也不蠢,本能還是在的,也知道怎么去抓秦淺的弱點。她就反反復復的提及程云靜的死,程云崢再怎么極力壓制,也沒法兒坐到心無漣漪。

“秦淺,你個殺人兇手哪兒來的臉?”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