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婚色撩人,高冷老公寵上癮 >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佚名 2019-11-07 18:09:41
程云崢就看著眼前臉上一片清冷的女子,跨坐到了自己身上。

撫摸和親吻都還比較生澀,卻帶著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固執。程云崢忘了自己什么時候反客為主的,他的耳中是秦淺高高低低的啜泣聲,卻激起他更大的動作。

太瘋狂,一切都變得朦朧。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程云崢還有些如墜云端。

他伸手去摸身邊的人——昨晚從沙發到chuang上,兩人都累得沉沉睡去——卻什么都沒有摸到。

程云崢蹙起眉頭,起身尋找秦淺的身影,發現房間里面沒有。

隨手拿起一件睡袍,松松垮垮系上,露出程云崢精壯的%膛。他出了房間,聽見了什么聲音,然后在廚房找到了秦淺。

秦淺在給他做早餐,煎蛋在鍋里發出滋滋的響聲。秦淺背對著他,他也就沒發現秦淺紅掉的眼眶。

那一瞬間,程云崢有點恍惚。

曾經程云靜還沒有死的時候,他和秦淺是相愛的。那時他幻想過兩人若是在一起了,會是什么樣的場景。毫不夸張的說,他連他們倆死后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這一幕,在他曾經的幻想中,應是新婚的景象——他的小妻子,在美好的清晨為他烹飪早餐,這個時候,他應該上前從背后環住她,輕吻她的頭發。

他幾乎就要動了,卻生生止住腳步。

因為眼前的不是他的小妻子,而是他用了些手段得到的情人。這個情人殺死了他的妹妹,他需要做的,是折辱她。

但是現在那些傷人的話他有點說不出口,于是他轉身去洗澡。

當他帶著一身水汽出來的時候,早餐已經擺上了桌。秦淺坐在桌子后面,對著他露出一個柔弱的笑——他又有點恍惚了。

“請用。”秦淺把牛奶往他前面推了推,程云崢看著她做這些動作,似乎之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程云崢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這么淡然了:“怎么想起要做早餐,突然明白情人的本分了?”

——不,他沒有想這么說。但是他心頭打著結,快痛死了,只有看秦淺和他一起痛,他才能好受點。

果然秦淺的臉色白了白。

然后秦淺的話也在往他的心上扎刀子:“因為這樣我就能告訴自己,這不是一場交易或強迫。”

程云崢瞬間就明白了秦淺的意思。

一個被強迫的女人是不會再第二天早上給男方做早餐的,早餐也不在交易的范圍內,她做了早餐,似乎就能告訴自己,這是她自愿的,他們是兩情相悅,水到渠成。

欺騙自己,然后維持那一丁點兒可憐的,放在角落長了蘑菇的尊嚴。

你看,秦淺的話程云崢還是能夠很快就領會到真正的含義,他們還是這么默契。

就這樣吧,彼此折磨,誰都別想超生。

“一會兒你跟著我去公司。”程云崢咬了一口煎蛋,覺得味道還不錯。

秦淺輕蹙眉頭:“為什么?”

“你不知道很多情人,都是秘書么?”

“你要*做你的秘書?”

程云崢點頭,面色冷漠:“是啊,總裁直聘,看我對你多好。”

如果忽略掉我想折磨你的成分。

秦淺沒有別的選擇,她現在已經成了程云崢的手中物,幾乎沒有反抗的余地。

兩人都沒有提起手術費的事情,因為秦淺知道,程云崢不是個會在這種事情上面出爾反爾的人。

昨晚云消雨歇之后,她模模糊糊之間聽見程云崢似乎在打電話,當她醒來,看見自己的銀行卡里面已經有了七十萬的轉賬。

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

慶幸,又恥辱。

“可以,但是我想先去醫院看看我媽。”秦淺沒有推拒,因為她知道,其實推拒也沒有什么用。

程云崢看了秦淺一眼,發現她表情淡然,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忍不住也要刺她兩句:“看來你已經適應你的新身份了。”

秦淺聽出了程云崢的譏諷之意,但是她并沒有反駁,反而掛起一個笑容:“是啊,在其位司其職。”

程云崢被她臉上的笑意刺痛,就像是已經失去了什么意識的玩偶一樣,已經接受了既定的事實。然后他的心中就和以往一樣,就快意又窒息般的痛苦。

秦淺在吃完早飯后就和程云崢分開,先去找醫院繳納了母親所需的醫療費用,然后才去看母親。

秦淺的母親看起來很是疲憊,戴著呼吸機的緣故,說話也比較少。

“媽,你感覺怎么樣?”秦淺替母親捏了捏被角,盡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恬淡一些,似乎這樣,就能掩飾她們的生活現在四面楚歌的事實。

“淺淺······”周云,秦淺的母親虛弱道。

她的表情看起來很是擔心,但是又沒有力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只能夠用一雙盛滿擔憂的眼看著秦淺。

雖然很是艱難,但還是勉力說道:“淺淺,咱們出院······”

“為什么?媽,你在擔心什么,放心住院就是。”秦淺握著周云的手,恍若覺察不出周云話里的意思。

“淺淺······”周云再次喚道。

秦淺不忍母親再這么強撐著病體跟自己說話,也不繞彎子,直接說了出來:“媽,你是不是在擔心錢的事情?”

然后周云便看著秦淺眨了眨眼,表示認同了她的話。

秦淺霎時覺得很是心酸,自己的母親,辛苦了大半輩子,為了自己一個人在國內煎熬了五年,現在又纏綿病榻。養了自己這么一個女兒,結果自己卻連母親治病的錢都掙不到。

秦淺感覺自己的嗓子眼兒都堵住了,說不出話來。

“媽,不用擔心,我在國外做設計師掙了不少錢呢,給你看病完全夠了。”

周云聽見秦淺這么說,并沒有放下心來,反而睜大了雙眼看著秦淺,一臉不信的樣子。秦淺的心頭緊了緊,卻還是道:“媽,真的,我都把款付清了,不信你可以問護士呀。”

看女兒似乎真的沒有說謊,周云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以死謝罪 第二章逃不過的劫 第三章門外有人 第四章我沒有惺惺作態! 第五章別靠近我 第六章從未有過 第七章各種諷刺 第八章黑衣人的背后 第九章魚死網破 第十章程云崢的情人 第十一章四面楚歌 第十二章之前的事情 第十三章步步逼近 第十四章被懷疑成兇手 第十五章商業舞會 第十六章欲蓋彌彰 第十七章三年前的事 第十八章洗耳恭聽 第十九章各種八卦 第二十章私人物品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