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奈何情深不深情

奈何情深不深情

奈何情深不深情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6-18 00:28

評語:作者小燈泡敲木魚的小說,文采斐然,辭藻華美,文筆很好,情節設置的很合理,畫面波瀾壯闊,可歌可泣, 每個人寫的有血有肉的。超級棒的!

由小燈泡敲木魚創作的短篇小說《奈何情深不深情》,主角是谷決,余情深小說講述了他愛我,就像鷹飛萬里、虹貫長空,世人皆知。我愛他,就像魚潛海底、葉守枯枝,斂情自知。——谷決就像是長在我心口的一株彼岸花,火紅絢麗,燦爛熱烈,卻與我隔岸相望,生死不得相依。曼珠沙華,生死戀人。可現在,我一定要見到他。不論沉疴或白骨,病榻或墳墓。不論生死。

精彩章節

我仿佛聞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恍惚之間,我好像聽到谷決在我耳邊叫我名字,“情深……情深……”語調柔軟,又飽含深情。

他說,他不該這么狠心,把我送去那種地方。

他說,他不知道在五樓包廂玩的,都是些不玩死就往死里玩的畜生,如果馮姐早些告訴他,他不會讓我上去的。

他說,余情深啊,你怎么就這么倔呢?

我好想睜開眼告訴他,是啊,我就是這么倔,就像你這么狠一樣,是娘胎里帶出來的病,遲早要了你的命。

可我做不到。

我的腦袋很暈,很重。

身體就像在大海里上下浮沉,有浪打過來,拍了我一臉水,我嗆兩聲,聽到谷決在岸邊叫我,我不管,又嗆兩聲,然后繼續浮沉,就是不肯靠到岸邊。

再次蘇醒過來時,已經是事發后的第三天清晨了。

谷決就坐在我的chuang頭,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我,眼底一片烏青。

他應該是沒有闔過眼,神情頗有憔悴,可看到我清醒的一瞬間,他眼底又倏然綻開一朵花來。

“你終于醒了。”

他一開口,聲音就啞得厲害,仿若蒼老了十歲。

像踏浪而來的海風,像翻山而來的云彩,像流浪而來的相思。

我說不出心里的滋味。

如果可以,我寧可自己永遠不要醒來。

***

之后幾天,他又恢復成那個溫柔體貼的好丈夫形象,每天都在醫院陪我、照顧我。

我也恢復成原先刻薄、易怒、絕情的模樣。

仿佛是鬧脾氣的小妻子,我砸掉病房里的東西,把喝到嘴里的粥又全吐到他身上,抓起枕頭、玻璃杯、甚至是水果刀,全都一股腦兒地丟向他。

谷決從來不躲,慍怒間就大力摟過我,把我箍在懷里。

我反口咬住他,肩頭、下巴、小臂、%.口,哪里都咬。

看到他手心上次被我的剪刀劃破的傷口,我就拆掉他的紗布,拿水果刀的刀把使勁磨、使勁戳,把他的傷口弄得血肉模糊。

谷決任由我發瘋,結實的鐵臂抱緊我一動不動。

我赤紅著眼,朝他咆哮:“谷決,你放開我!”

他不松手。

我喊著喊著,又開始哭號。

“谷決,你放了我……我求你放了我……讓我帶女兒走吧,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斗了……”

我留在他身邊,只不過是一顆定時炸彈。

他的身子僵了僵,墨色的眸緊緊盯著我,眼里涌起哀戚。

“余情深,你就當真這么想離開我嗎?”

我咬牙,對上他閃爍的寒眸,“是!我想!我做夢都想!除了想殺死你,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離開你這個惡魔!”

谷決倏然笑開,聲音低沉絕望,震顫著我的耳*。

他抓著我的手,將水果刀的刀頭轉回來,用刀尖對準自己,“來呀,殺了我,我給你機會!余情深,殺了我你就自由了,來呀……”

我承認,剎那間,我慌了神。

谷決感覺到我顫抖的雙手,驀然笑起來,眼角眉梢撩起嘲謔的笑意。

“不敢嗎?余情深,你會有不敢做的事情嗎?”他挑起我的下巴,一寸寸撫摸我的眉眼,“還是說,你愛上我了?”

愛上谷決?

這個可怕的念頭躥起來,剎那間,我腦子里緊繃的那根弦便倏然斷了。

我怎么能愛谷決呢?

這是會死人的。

我陰毒地勾起笑意,和著他撫摸我眉眼的頻率,一寸寸將手里的水果刀,扎進了他的%.口。

“谷決,如果這一次你死不了,我就把我這條命賠給你!”

close

猜你喜歡

都市重生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熱血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

都市重生小說是小說愛好者不能錯過的小說類型之一,想要看好看的都市重生小說但是找不到!來這里,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收集了全網最優質的都市重生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精品短篇小說
精品短篇小說

看慣了篇幅太長的長篇小說,是不是也想要來看一下短篇小說呢?想要看還看的精品短篇小說找不到?來這里,本次小編為大家收集了精品短篇小說大全,讓看官們一次看個夠!

查看更多>
婚姻愛情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粉紅色的少女心體驗出不一樣的浪漫情懷!獨特的婚姻生活更加能夠將你緊緊包裹!所以本次小編給大家集合了超多優質的婚姻愛情小說推薦!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