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04 12:05

評語:小說寫的還是很不錯的,故事情節感人肺腑,曲折離奇,看的又是又愛又恨,值得推薦的好文章,快來一看

“歐尼醬……”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站在炎修身后的靈華,輕聲叫住了他。

“靈華……”雖然想要說些什么,但炎修他還是停住了,因為他不曉得該用怎樣的表情和方式形容眼前的狀況。

“桃姊姊離開了嗎……”相較之下靈華反倒平靜到不可思議,彷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雖然事實并非如此。

“嗯……是啊。”炎修不知怎地越想越不甘心,緊緊握住了拳頭,“可惡,**只留下一堆奇怪的話后就這么消失了……『滔鐵』到底是什么東西呀!難道是因為名字被人類取得太奇怪了,所以要去毀滅世界嗎?”老實說他也不清楚自己在胡言亂語些什么。

“歐尼醬,不是三聲的『鐵』而是四聲的『餮』喔──饕.餮。”

“不管是滔鐵還是饕餮,這名字有這么重要嗎?”

聽見哥哥這么說,靈華顯得相當驚訝:“歐尼醬竟然不知道饕餮嗎!那可是中國古代傳說大名鼎鼎的四大兇獸之一喔!”

“四大兇獸?”

“可以說是兇獸界里最有名的四位大明星,窮兇惡極、天生神力、無惡不作、毀天滅地,許多書籍里都有記載~非常、非常可怕的喔!”

聽了靈華的解釋,炎修好像突然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所以鎮特的人才會顯得神經兮兮的嗎?)他在心里這么想著。

可是……

“桃……有這么危險嗎。”

她離去的背影,那么的無奈……因為人類希望她毀滅世界,所以她要去毀滅世界,這樣的說法,炎修怎樣也無法接受。

“靈華,妳先去避難吧!”

“歐尼醬……”她知道炎修要說什么,卻不是很清楚自己想說什么。任誰來看,一名普通的少年想要去追兇獸,甚至是追回兇獸,這件事到底有多么的荒謬……

“靈華不知道該不該阻止歐尼醬……可是,如果歐尼醬不去的話,一定不會原諒自己的吧……靈華……也不認為桃姊姊是個壞人,會想做什么壞事……但是,該怎么說呢……或許,歐尼醬再次見到的桃姊姊,已經不再是桃姊姊了,恐怕……會是非常危險的……”

“嗯,我知道。”炎修已經無法再欺騙自己了,他比誰都清楚,那時在后山上所見的景象絕非虛假……

雖然他無法理解到底是什么原理。不過……百層樓高的巨狼、十層樓高的怪狼、有著狼尾巴的少女或著是全身赤**毫無防備的少女,都是桃,也都是饕餮,這就是事實。

要是她又變回了怪狼的模樣,想要挽回恐怕就很困難了……

“即使知道危險……歐尼醬還是要去嗎?”

“嗯。”炎修肯定的點了點頭,或許這是這兩天來他最肯定的一次。

看著意志如此堅定的炎修,靈華牽起了他的手,而他則是默默的接受了。指尖交換著彼此的溫度,帶著一份暖意,夾著最純粹的真誠傳給了心靈。

“即便靈華不希望歐尼醬去,也會期望歐尼醬去的。去吧……歐尼醬……靈華會乖乖的等著歐尼醬歸來的。”

“謝謝妳……靈華。那么……我先走嘍。”

“等……等一下~歐尼醬。”

靈華咚咚咚的消失在客廳之中,然后從走廊的那頭抱著一包東西咚咚咚的跑了回來。

“這個,或許能派上用場!”

“這個是……”炎修接過并展開靈華手上的那包東西后,才發現那包東西原來是件深黑色的雨衣,不過和一般雨衣不同的是它沒有袖子,是一件看起來相當大的斗篷式雨衣。

“用這個的話,說不定就可以偽裝成軍人的樣子了!”

這么說起來,陸軍用的雨衣似乎也是類似的設計。

“……不過現在又沒下雨呀!穿這這個反而更醒目吧!”

“或許幫得上忙!”

雖然炎修有點想要拒絕,但是靈華都說到這個份上了……

“嗯,好吧~”說完,他披上了那件雨衣:“或許真的會派上用場。”

倒不是為了哄哄妹妹,要怎么說呢……在炎修的記憶里妹妹是有點不可思議的,要是她突然做起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件事往往能幫助他們避開風險。該說是預知能力嗎?雖然有這么懷疑過,不過妹妹從不清楚未來會發生什么事,連簡單的預測明天天氣也不行。

真要說的話……大概是“幸運”吧?在關鍵的時間點上所做的決定,幾乎都能得到不差的結果──極其的幸運。大概也是因為這個緣故,炎修從未見過她在緊要關頭上無理取鬧,或是需要做出抉擇的時刻顯露出一點猶豫。就像是剛才聽到桃離去的時候也是這樣……她的心里其實也是五味雜陳的吧?

想到這,炎修伸手摸了摸靈華的頭,輕輕地說了聲:“謝謝。”就算不清楚這件雨衣會在何處發揮它的作用,當作是妹妹的一番心意也好。

“歐尼醬……保重喔。”

“嗯,我會保重的。”

沒有做出再會的約定,也許那樣的約定對于充滿不定性的未來,太過于飄渺而無意義。他們靜靜的走出了家門,以點頭代替告別的話語后,分別奔向了不同的兩端。

穿著黑色斗篷雨衣的炎修,踏著家中唯一的代步工具──腳踏車,全速朝著爆出火光的方向前進。這身奇怪的組合如果是在白天大概立刻就會被警察給關注了吧?好在在深夜之中并不算是明顯。

由于緊急狀態的緣故,大樓紛紛蓋上了一層密不透風的特殊合金,街燈或是交通號志也全面罷工,躲進了地底之下,因此一路上可是相當的黑。黑色雨衣在這條件底下,甚至還產生了一點掩蔽的效果。

不過就到此為止了……

再前方的警備和后方顯然就不是同一個檔次,重要的路口都有相關人員駐守著,再前進一點恐怕就是戰場了。炎修將腳踏車停在了離警戒線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靠著建筑掩蔽想嘗試看看有沒有辦法潛入其中,不過以他們的布署來看,絕對沒有那么容易……

這些站在后方的人員,看起來不太像是要用來對付兇獸的戰力,他們面向著外頭警備著,怎么看他們的主要任務都是防止一般民眾接近現場。

炎修有點納悶,這么做單純是為了保護民眾生命安全嗎?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令他感到納悶的事……和上次不同,這次軍方所派出的似乎全都是“人”,完全沒見到裝甲車或是坦克之類的,最多只有運輸用的軍用卡車。難道他們認為此次的對手只要這樣的戰力就足以應付了嗎?

同時這是否代表著桃還維持著“人”的型態呢?

“是誰!”就在炎修盯著前方思考的同時,后方出現了一個人影,大聲的喊著。不用看也能理解,那人肯定是負責外圍巡邏的軍人。

炎修沒有轉過頭,要是被對方看清了長相恐怕就不妙了,眼前唯一的選擇只有──跑!頭也不回的向前跑。

“站住!”

對方自然不可能放過炎修,手電筒的燈光緊盯在他身上,無處可躲,加上對方可是訓練有素的軍人,腳程不知比炎修快了多少。這樣下去不用多久,兩人間的距離肯定就會歸于零了,炎修心里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件事,因此他毫不遲疑的做出了決定。

就在下個彎,拐過去的同時立刻停下了腳步,轉身,并且脫下了雨衣,冷不防地朝著奔來的軍人頭上扔去!

“什么東西!”這招顯然奏效,軍人揮舞著雙手,試圖想將雨衣甩開。

嘰──嘰──

“什么?什么聲音!”被蒙住眼睛的軍人聽見了奇妙的機械聲,不由得驚慌了起來。

“震動.雷沖!”

伴隨著紫色的光,軍人連弄清楚發生什么事的機會都沒有,便昏了過去……

“成……成功了嗎……沒想到這雨衣還真的派上用場了……不知道襲擊軍人和襲擊警察的罪那一個比較重……”炎修氣喘吁吁的看著倒地的軍人,腦袋中冒出了好多想法。

“居然都將他電昏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的衣服偷了吧。電影里不都是這樣演的嗎?”

打定主意,炎修將他拖向了陰暗小巷的深處,扒了個精光……總覺得哪里不對。

“要是槍枝不見的話恐怕會受到處罰吧?”所以他將槍和彈夾放了回去。

當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那很重。對于沒有打算開槍的炎修來說,無疑只是個負擔。他可不認為穿上這身裝扮就能近距離騙過守備,只要遠遠地有點偽裝效果就夠了。

不過……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到底該怎么做才有辦法進去呢……”炎修看向了軍人們所連成的警戒線,依然看不出有任何能夠突破的地方。于是他又看向了一旁被脫個精光的男子,想了一想……

“聲東擊西?好比說制造個爆破什么的?這樣的場景電影里都是這樣處理的對吧!”

那么眼前有的東西是──一把步槍、一支手電筒、數顆手榴彈、一個八卦盒以及一件黑色雨衣。手榴彈感覺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炎修對這玩意的構造完全不熟悉,也沒有把握真能夠丟得出去,要是把自己炸成碎片,恐怕連變成他人笑柄的機會都沒有了。

于是他決定選擇比較安全的作法,一支手電筒、一個八卦盒以及一件黑色的雨衣,平時有用過的東西才是最安全的東西。

炎修先把手電筒調成了閃爍的模式,接著用雨衣將它包覆起來,放置在街口。接著將八卦盒上的紋路轉了又轉,直到它發出了橙色的光。

“坤順.地陷!”

八卦盒應聲震動了起來,發出類似電鉆般尖銳的聲響,隨即地面被挖開了一個洞。洞口慢慢的擴大、慢慢的擴大,此時的八卦盒就像鉆頭一般。要說不同的話,大概就是八卦盒沒有在旋轉,也不會變尖,最重要的是這項能力對于生命體完全沒有作用,包括了植物,純粹只有挖土的功能。

“你有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嗎?有點像是電鉆的聲音?”距離炎修約四百公尺左右,警戒線中的一名軍人似乎注意到了奇妙的聲音。

“沒有吧?是不是和后方的槍聲搞混了呀?”

身在戰場之中,鉆洞的聲音并不算是明顯,炎修也清楚想要吸引對方的注意,必須做出更大的聲響。目前已挖出三十公分深的凹洞,眼看也差不多了。他拿起八卦盒并且將最下層撥動了一下,橙色的光隨即轉換成綠色的光……

“艮止.造山!”

轟隆──!一聲巨響,八卦盒所碰觸的墻面迸出了一座小山,凸起了足足三十公分之高。這個型態下的八卦盒可以利用上一個型態所挖掘的土,以極高速度做出相對面積的小山,由于速度極快,聲響自然也比上一型態大了好幾倍。

在這同時,炎修還不忘追擊,他抽起放在地上的雨衣,讓手電筒的光閃爍了起來,配合聲響制造了更進一步的效果,。

“爆炸!那里,那里好像有什么!”這下軍人們可以確定不是幻聽了,伴隨著聲響閃起了光,就在前方不遠處。

警戒在線位階較高的軍人以眼神做出了指示,先派了兩個人上前去看看,剩下的六人則繼續負責警戒任務,四百公尺的距離,就算出現了兩人無法應付的事,后方人員想要支持也不算太難,應該是非常理想的處理方式。

“哇──!”先遣的其中一人,沒有注意到轉角處的洞而跌了一跤。而且那個當下他還沒搞清楚是什么絆倒了他,因此驚慌的叫了起來,這個叫聲吸引了部分人員的注意。

“啊──!”先遣的另外一人想要從另一側繞過去看看情況,卻被差不多位于小腿肚高度的突起絆了一跤,這下大家可緊張起來了,他們看向班長而班長也給出了指示,再派兩個人向前一些警戒。

“不要緊,不要緊!”先跌倒的那個人起身揮了揮手,示意了沒有問題。

而另一名軍人則舉起了他的發現,“只是根手電筒!”

但是他們怎也想不透這不自然的凹凸又是怎么一回事……恐怕也不會想透了……

看準這個時機,從較前方一些巷口繞出來的炎修,鼓足了勇氣、用盡了全力,狂奔,直直的沖進了警戒線!

“站住!誰!”

軍人們將槍口一致朝向了炎修,就算剛剛那點小動作讓軍人們稍稍分散了一些,以現在這個情況開槍,絕對還是能夠將他打成蜂窩。

不過,炎修不認為他們會開槍,如果他們只是要勸退民眾的話,就不應該會開槍,至少不該會朝著他的身上開槍。

“他似乎穿著黑色的斗篷?”

“鎮特的人?”

“真是的,那些家伙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這樣我行我素的。”

“不……他穿著的是陸軍迷彩褲呀!”

“什么!”

“站住!”

碰──第一槍,是示警的對空鳴槍。

炎修并沒有因此停下,他很清楚機會不會有第二次,他能做的只有繼續的向前跑,并且祈禱軍人們并不會對自己開槍。

確實,軍人們也猶豫了,他們沒有想過真有民眾會沖進這條警戒線,在這個以民為主的國家中,不謹慎的評估使用子彈可是會受到輿論制裁的,警察在緝兇中打傷了犯人都是如此,何況是軍人對著民眾開槍。

“瞄準腳部,射擊!”幾番掙扎,班長還是做出了指示。非常時期,豈能以平日而論!

碰碰碰!

子彈不長眼睛,僅可能留住目標一條小命,已是最大的仁慈。

“真的開槍啦、真的開槍啦~竟然真的開槍啦!”雖然也不是完全沒有想過對方開槍的可能,但真正碰上了,可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大大地向前一步,接著用盡全力一蹬,縱身躍進了一旁的巷子之中。雨衣上雖多出了幾個彈孔,不過人倒是沒有任何損傷。軍方一連串的遲疑為他制造了許多空間,才能有這樣好的結果。尤其是因為鎮獸部隊平日的表現以及身上的黑色雨衣,所導致了軍人們猶豫的關鍵數秒,大概是炎修想都沒有想過的吧?

“追,快追!”

不論他們跑得多快都已經遲了,巷子里除了一件黑色的雨衣外,一個人影也沒有……

炎修靠著交織復雜的小巷,沒有花費太多的功夫便擺脫了軍人們的追擊。

“聽靈華的話把雨衣給帶上,真是太好了……”

不僅沒有被看到真面目,還穿著軍服混進了戰場之中,只要不做出太過于醒目的舉動,大概沒有那么容易被發現吧?真可謂絕佳狀態。

街道上的兵力比想象中少了很多,空蕩蕩的馬路幾乎見不到人影,一些因戰斗留下的痕跡更是添增了幾分陰森,要不是三不五時傳來的槍響,還真會讓人誤以為是在什么災難后的遺跡都市之中拍著恐怖片。雖然單就災難這點而言恐怕也不算錯,對于人類來說擁有強大力量的兇獸無疑的就是一場災難。

盡管如此,炎修并沒有放下警覺,他依然盡可能的利用巷道朝著槍響方向前進,畢竟他可沒有什么和軍人正面沖突的本錢,不論是腳力、體力或者是火力,他唯一能夠和軍人抗衡的大概只有身為公民的這個身分了吧?

只是對于一個闖入警戒線之中的公民而言,還要談什么權利恐怕是不可能的。現在被發現的話,輕則逮捕歸案,重則就地正法,不管哪個選項都是糟到不能再糟……

“說來就算混了進來又能做些什么呢……雙方正在交戰的話,根本不可能見上一面吧!”趁著腦袋一頭熱的時候闖了進來的炎修,突然感嘆起自己的無謀。

現在是比較冷靜些了,但是能夠派上用場的計謀一類,他可想不到。一邊是擁有毀滅力量的兇獸,另一邊是訓練有素的軍人,憑著一介高中生的他,到底要以什么和他們對抗呢?

“在進來之前滿腦子都只有進來再說而已,兩邊都得對付這件事想都沒想過呀~”他抱著頭,顯然有些懊惱。

就算手中還有一個能無中生有、引發奇跡的八卦盒,但是他要怎么創造奇跡呢……

“剛剛把槍也帶進來的話會不會好一點呀……”他不由得這么想。

“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論如何,可沒有后退的選項。

碰碰碰!

隨著槍聲越來越接近,前線終于來到了眼前。

“呵……呵……”跑了好長一段路的炎修氣喘如牛,倚靠在巷弄的墻上,回復體力的同時也不忘稍稍探出個頭,觀察局勢。

“吼啊──”

“啊啊啊啊──!”

“射擊!射擊!”

“吼啊啊啊啊──!”

各式各樣的聲音交織在一塊,戰火相當的猛烈。

前方的士兵大概有一個連這么多,和人形的饕餮戰得難解難分,大約是五五波的局勢。有些人身負重傷,倒在一旁,看起來是無法再戰了,就這么消耗下去的話,饕餮不知道能否逆轉這個局勢。只是她身上的傷也不少,大大小小的傷口涌出紅色的血,如果是人類的話恐怕已經搖搖欲墜了。

不,即便是兇獸,大概也到了極限,“呼吼……呼吼~!”吼聲里充滿著掙扎,是為了貫徹反派角色的意念嗎?或者……對于赴死,其實她不如自己口中所說的那么從容呢?炎修無從得知……只是不管她如何的想要掙扎,身體早已不聽使喚……

“嘎──!”一個失衡,她倒向了地面。雖然勉強撐起了身子,不過似乎連想站起來都很困難。

“饕餮,還是該稱呼妳為『桃』呢?”從軍人之中站出來說話的不是別人,而是和眾人有著幾面之緣的女子──赤衣。

“嘎吼──!”不知道是不是失去了意識或是失去了言語的能力,面露兇光的桃,只是帶著殺意的這么吼著。

“雖然說這些有點多余……剛剛接獲通報,似乎有老鼠闖進來了,妳覺得會是妳的熟人嗎?”

聽到赤衣這么說,桃的眼神有些改變了,不信著、懷疑著,最后失去了氣勢。

“嘎吼──!”但是那些情感最終還是轉化成了憤怒,彷佛除了殺戮之外,桃已經不存在人類所擁有的情感。

“唉唉……果然是多余的呀,想和兇獸溝通肯定是腦袋壞了。”赤衣從軍服的口袋中抽出了一支劍柄。確實只有劍柄而沒有劍身,一端有著些許中國風的紋路,整體卻帶了股科技感。

(和八卦盒好像有點相似?)那樣特殊混合的風格讓炎修產生了這個念頭,但很快的他便感到這只是種誤會……

“武裝!”隨著女子一聲令下,劍柄的前端延展開來,成了劍格。劍格之中淡藍色光芒交織成了劍身。就算只是看著,也能深刻感受到其中所隱含的鋒利,絕對不是八卦盒可以比擬的。

“饕餮,不管妳如何神通廣大,今日妳將葬身于此。”赤衣帶著不愿給予對方任何機會的氣勢,沖了上去。

不知道是否是那把劍的效果,她的速度快到難以用眼睛捕捉,完全不像是人類所能做到的程度……那個身影和炎修第一次見到饕餮的身影重迭了起來,并不是人形的那個饕餮,而是獸形的那個饕餮,在大街奔跑的那個身影。

毫無疑問,那武器是為了對付兇獸而誕生的……不是槍、也不是炮,而是一把劍的型態,炎修起初還無法了解是為什么,但是看到女子的動作之后似乎就懂了。雖然還無法匹敵完整型態的兇獸,但絕對足以讓人類擁有接近兇獸的戰斗能力。

那個瞬間實在是太過于快速了,快速到炎修完全無法做出反應……

只聽見轟隆的一聲巨響!

接著揚起了一片煙霧。

“結……結束了嗎?”他瞪大著眼,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根本無從了解。

“道路……道路……裂出了一個大洞……”一名軍人用著顫抖的聲音指著另一頭這么說著。

炎修順勢看了過去,這一看這可不得了!被吞噬的不只有道路,前方的房屋也從中間被剖了開來,而且被剖開的另一半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竟然連覆上特殊合金的建筑也……”說到這炎修不由得顫抖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合金到底是以什么金屬合制而成的,但是在大災難后的十年以來,一直守護著重境市,在多次兇獸襲擊下都沒聽說過受到什么嚴重損傷的特殊合金,此刻竟然如同泥土般化了開來,而且還是整整一排。

并不是那把劍的效果,身為守護城鎮的鎮特成員,赤衣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的……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是她的杰作!

“呼嚕……呼嚕……”

饕餮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抬起頭,對著夜空,竭盡全力的嘶吼著……

“嗚──!”

那吼聲多么的凄涼,卻又多么的憤怒,彷佛訴說著她還沒死,亦或是吶喊著她還不想死,聽在炎修的心里只有滿滿的震撼。

“沒想到妳藏了一手……”從天上落了下來的赤衣,咚的一聲站回了地上,看來是在急忙之中向上躲開了饕餮的攻擊。

“確實,只要將我擊倒的話,在場的其他人就算傷得了妳也殺不了妳,但終究是失算了……這下妳應該沒有足夠的靈質再施展剛才那充滿威力的一擊了吧。”

饕餮沒有響應,只是稍稍的縮了一下,氣勢看起來卻少了許多。

“剛剛確實是我的失誤,不過可不會再給妳第二次機會了……”赤衣舉起手,比出了手勢,“射擊!將她的靈質消滅殆盡!”

咑咑咑的槍響,再次壟罩了全場,如雨般的子彈穿透了饕餮的身體,卷出了鮮紅色的血,那畫面真叫炎修不忍直視。

要是換做普通人恐怕早就被打成蜂窩了吧?但奇妙的是貫穿饕餮身軀的子彈,卻沒在她的身上留下彈孔,只在她身體前后留下了淺淺的傷。一些黑色的霧從那些傷口中竄了出來,隨之消失在空氣之中。

(那個就是靈質嗎?)炎修很直覺的將這件事和赤衣說過的靈質聯想在一起,他舉起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看,想著自己體內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能力。

(不可能的吧……人要是被子彈這樣掃射的話,肯定會死的……)

而且一樣是靈質,赤衣身上所展現出來的似乎又不大一樣,仔細看的話能夠看見有道淡藍色的光包覆住她的身體,和黑色的霧比起來,顯得神圣和自然。

(莫非這就是人和兇獸最大的不同嗎?)

炎修再次將視線轉回了饕餮身上,就像是想看穿什么一般,集中精神的看著……淡藍色的光?一瞬之間,他似乎看見從傷口中竄出了淡藍色的光,隨后轉換成了黑色光球,變化成霧。不過真的就只有一瞬間而已,在那之后他怎么努力地瞧,也未再見到那淡藍色的光。

唯一能夠理解的是,現在的饕餮非常虛弱,傷口仍不停流出鮮紅色的血,像是在治療傷口的黑霧卻越來越是稀薄。

她比剛才更吃力的撐著身子,就是不讓自己倒下……倒下的話,大概就結束了吧?只是,這樣撐著,又能改變些什么呢?

赤衣帶著劍,走向饕餮。這次并沒有帶著氣勢全力向前奔去,只是緩緩的向前走去。也許是帶著一點戒心,亦或是認為對方以無力反擊,不想太費力氣。

不過赤衣的這個決定卻促使炎修行動了。

眾人的目光集中在饕餮身上,而赤衣正背著他緩緩走向饕餮,不會有比這更好的機會!

“吼啊──!”注意到從后方冒出的炎修,饕餮發出了吼聲,這舉動更是進一步將軍人們的注意力完全扣在了她的身上。

“哼,臨死前的掙扎嗎?”過度將注意力即中在饕餮身上的赤衣,完全沒有發現后方的異狀。不只赤衣,其他的軍人也是如此,在這全員都繃緊神經的時刻,偷來的軍裝發揮了相當好的偽裝效果。

一百公尺,大概是這樣的距離,炎修開始跑了,用盡最后一份力氣,全力的奔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大家注意到這個身著軍服的小伙子似乎不是自己人的時候,已經遲了……

“震動──雷沖!”

“什……什么?”

紫色的光掩沒了藍色的光,交織的雷電直擊在赤衣身上,這事遠遠超出了赤衣預料。

“為什么你……會有…………寶.器。”

在倒下的同時,赤衣想起了一件事,稍早之前發生的事。靈質探測器要是并沒有測錯的話,少年月炎修的靈質有兩百三十二,要是有什么契機的話,少年絕對能搖身一變成為鎮特里的一份戰力。就像此刻,因為一點小小契機,少年在這里打倒了她一樣……

另外,能夠使用靈質驅動寶器的少年和偽裝**類的兇獸少女,還同時證明了另一件事,今天的探測器──從沒有壞過。雖然等到送檢報告出來,能夠百分之百肯定這個假設為真,是在更后面一些的時間點上了。

碰──赤衣最終還是倒向了地面。靈質并沒有抵銷靈質的特性,利用靈質所開啟的寶器效果對所有人都是有效的,不分能力強弱,即便是能夠在短時間內引發近乎于兇獸爆發力的赤衣,也無法抵抗電擊產生的結果。

“哇啊啊啊──!”

“赤衣小姐──!”

這個結果在現場引起了一陣騷動,只是驚呼歸驚呼,他們并沒有因此忘記他們所該做的事。

突然闖入這里的某個人用某樣東西擊倒了鎮特,試圖包庇兇獸,這個當下,已經足夠斷定他是全人類的敵人。

所有的槍口都指著炎修,同時也指著在炎修后方的饕餮。

如同赤衣所言,沒有靈質和寶器的他們殺不死饕餮,他們很清楚。不過要殺死在饕餮前方的炎修,并且牽制饕餮直到其余鎮特人員趕到,只憑他們還是做得到的。

大勢已去……

“快逃!不要管我!逃吧!”炎修再也想不出任何的方法了,剛才的那一擊,就是最后的最后……即便絞盡腦汁,也只能做到這了。

“呼……呼嚕……”饕餮似乎完全沒有要走開的意思,只是抬起頭直直的盯著炎修,不帶著一絲敵意,溫馴的看著他。

“子彈應該殺不死妳吧?快走!”這讓炎修感到了那么一點點的欣慰,至少他可以確定,在饕餮心中,情感還是存在的,就算她不能言語。

“嗚啊~嗚啊~!”饕餮的眼中泛著淚,似乎在詢問著“要是她走了,炎修該怎么辦?”

“別擔心……他們的目標是妳,妳走的話他們肯定不會對我出手的,我不會有事。”這是一個謊言,老實說炎修一點“會沒事”的信心也沒有。

不過饕餮還是選擇信了。她在點了點頭之后,直直的朝著后方奔去……要是可以的話,她多希望能從軍人的頭頂躍過,然后朝反方向跑去,為炎修制造出逃跑的機會。只是她僅存的體力已不容許她做出任何多余的動作了……所以她只能選擇相信,在她轉身離去之后,如同炎修所言,一切都會沒事……

但“沒事”是不可能的……目標就在一直在線,軍人們不可能猶豫。

“射──”

“等等──!”

一輛黑色轎車沖開了前方的軍人,迎面而來。

“轎……轎……轎車?為什么這里會有這種東西?”原本已經閉上雙眼準備赴死的炎修,再次張開了眼睛。

那輛車唧──的一聲,劃出兩道灼熱的痕跡,急煞在炎修眼前。

“既然鎮特的家伙倒在那邊,那么我現在便擁有現場最高的指揮權限。”從轎車中出來的金發男子對著軍人們這么說著。

“你……你……你是!”

“現在看著節目的你,如果也覺得兇獸其實并沒有那么危險,請與我們Reversion聯絡。我是Reversion的最高負責人黃麟,請多指教。”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本人,不過炎修還是驚訝到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黃……黃麟先生……可是你們并不是軍方的……”其中一位看起來是在場軍階最高的陸軍軍官,對于男子的出現似乎有些意見,感覺得出來雙方關系絕不算融洽。

“沒事~沒事~有事我負責。而且你們應該看過昨天新定的規章了吧?白紙黑字都有寫呀~現場指揮權第一是絕對優先的鎮特,鎮特不在時排行第二的就是在下我了。”

“確實是寫著Reversion最高負責人黃麟……而且也只有黃麟先生有這樣的特權,可是……”

“哎呀~反正饕餮都跑了,不差一個少年嗎?”

聽黃麟這么一說,軍士官兵們的臉色糟到不能再糟了。他們很想大喊“是誰造成了這種結果”但卻沒有人敢言。在戰場上,有指揮權的人所說的話是絕對的,哪怕他是個沒有腦子的上司。對,肯定是有哪個沒腦子的上司給了一個和戰斗八竿子打不著的單位負責人這么一個特權,但不滿又能怎么樣?

就算他們向上反應取消掉這莫名其妙的特權,也不可能實時生效,這個特權在這個當下就是如此絕對的。

看著大家扭曲卻無法反駁的臉,黃麟滿意的笑了一笑。

“好啦~少年,上車~!要是**醒來,我可就保不了你了。”

“為……為什么要幫我?”

“那種事怎樣都好吧?難道你不想活著去見你可愛的妹妹了嗎?”

“妹……妹妹……”確實在這個當下,還有什么比能活下去的機會還要重要,就算摸不清對方的底細那又如何。

“上車吧!”

面對黃麟再一次的邀請,炎修點了點頭,跟著他一塊上了車,不再多說什么。

車子以相當蠻橫的方式回轉了一百八十度,接著從軍人的眼前直直的駛了出去。

“那些軍人應該氣得跳腳了。黃,你這次做得這么過火,這項現場指揮的特權恐怕很快就會被取消掉的。”駕駛坐上發出聲音的,是上次在街頭上遇過,黃麟身旁的那名女子。和輕浮的黃麟不同,她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精明能干的味道。

“無所謂,那項特權只是為了今天而存在的,只要今天有效就足夠了。反正我不是領公家俸的,只是一介民間研究機構的小小負責人,不需要看他們的臉色吃飯。”

“哼呵。”女子苦笑了一聲,“炎修……”轉頭改叫了少年的名字。

“咦?”雖然炎修有些疑惑為何對方會知道他的名字,他還是只簡單的應了聲:“是!”

“……還是要先說一下『歡迎』,歡迎你選擇了我們而不是鎮特。雖然我們的負責人乍看之下好像有點靠不住,但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的目的和我們相同,他便是全世界最值得信賴的家伙。”

“你們的目的是……?”

““拯救世上所有的兇獸。””

黃麟和女子完全沒有猶豫,異口同聲的這么回答著。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熱血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腹黑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 神筆小六
    神筆小六

    異能 / 陳小六,趙小雨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黑影重臨
    黑影重臨

    異能 / 尹哲,陶樂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乾門風云
    乾門風云

    都市 / 秦天,陳麗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孤魂野鬼的行事準則
    孤魂野鬼的行事準則

    靈異 / 杜寅,張漠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逆勢界
    逆勢界

    靈異 / 叢飛,馬麗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魔尊的寶藏
    魔尊的寶藏

    異能 / 李諾,楊杏雪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 鄉村小神醫
    鄉村小神醫

    都市 / 趙齊賢 ,楊玉蘭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十全書生
    十全書生

    都市 / 寧葉,杜溪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歌行大隋
    歌行大隋

    穿越 / 常歌行,陳宣華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江山盛世
    江山盛世

    穿越 / 蕭莫,云雨涵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三國袁公路
    三國袁公路

    都市 / 楊桀,郭嘉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七塔之上
    七塔之上

    穿越 / 蕭晨,李佳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