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04 12:56

評語:很有意思很好看的小說,作者寫的太棒了,贊一個!文筆真好,值得推薦的好文章,快來一看

大絕真人化作的金色長虹,穿過云霧繚繞的天玄宗洞府,沒有經過位于山腰的門戶,而是直接從山頂布下的太清仙陣中闖了進去。

在天玄宗當中,也只有他敢如此出入這個途徑。在天玄宗當中,除了十幾個長老之外,只有大絕真人的輩份最高,把守太清仙陣的弟子見到金色長虹飛來的時候,就知道師伯回山了,因此主動放開了防御,讓他進去。

當大絕真人來到了天玄宗的棲霞殿之前,收起了金光,緩步向大殿走去。

棲霞殿是天玄宗的主殿,供奉著天玄宗的開山祖師天拙上人的塑像,處理重大事情的時候才開放。楚夢枕勾結魔道中人的事情,在天玄宗已經引起軒然大波,大絕真人知道,現在楚夢枕肯定就在棲霞殿里面等候發落。

在棲霞殿門口當值的兩個弟子,見到大絕真人的時候,立刻行禮問候,大絕真人淡淡的點點頭當作回禮,直接走進了大殿。

大殿當中不僅掌門人道苑在這里,天玄宗的十幾個長老也都出席了,與楚夢枕同輩分的一百多個師兄弟也都一個不落的全部在此。

大絕真人第一眼就見到跪在地上的楚夢枕。楚夢枕雖然跪在地上,但是他依舊昂著頭,腰板挺得筆直,絲毫沒有愧疚之意。

大絕真人經過楚夢枕身邊的時候,冷哼一聲道:這種師門敗類留著干什么?掌門師弟,怎么不快點兒殺了他,來洗清我們天玄宗的清白名聲?

臉色鐵青的道苑聽到大絕真人竟然說出這種話,他的臉上立刻露出驚愕的表情,然后為難的說道:大師兄,楚師弟雖然勾結魔道中人,但是還罪不至死,而且也沒有證據,證明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在玄洲山負責施展天羅地網,捉拿何寂寞與溫朝恩的那個韓師弟說道:大師兄,楚師兄當初為師門立下過大功,師父因此才賞賜七彩梭給他。而且一百五十年前,楚師兄斬尸妖,救下了太平鎮五百多名老百姓,其他的大小功德立無數,與何寂寞和溫朝恩的交往只能算是一時胡涂;再說何寂寞與溫朝恩雖然是魔道中人,但他們還沒有做過什么天人共憤的舉止……韓師弟還打算繼續辯解下去,道苑已經大聲喝道:韓璇師弟,你要注意你的言論。你為楚師弟辯解的用心,我可以理解,但是這樣下去,你就傾向于魔道了。

你到后山面壁一年,好好反省吧。

韓璇擔憂的看看楚夢枕,低聲說道:多謝掌門師兄寬恕。便低著頭前往后山面壁思過。

韓璇知道自己的這個罪名已經很嚴重了,不過面壁一年對于韓璇來說,不算什么大事。平時他入定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一年的時間對于修道中人來說,只是很短暫的光陰,但是韓璇擔心楚夢枕會受到什么樣的懲罰。

大絕真人在道苑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道:既然罪不至死,那就放了吧,諸位師叔,你們說呢?

大絕真人是天玄宗本代弟子當中的大師兄,而這十幾個長老都是他當年的師叔,大絕真人和這些長老的關系向來比較親近。如果他們表態,肯定是傾向于楚夢枕,但是其他人會怎么看待這個問題?道苑急忙接過話題道:大師兄,楚師弟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當初師父最器重的就是楚師弟,現在他正邪不分,亂了修行的陣腳,如果不加以懲罰,對弟子們的影響將極為惡劣,長此以往,天玄宗必將墮落。

大絕真人木然的看著道苑,靜靜的等他把話說完。

大絕真人不是不明白道苑的苦衷,但是楚夢枕是自己的師弟,自己必須維護他,哪怕讓別人說點兒閑話也顧不得了,此時保住楚夢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他的三個師弟當中,二師弟道苑最穩重,為人也很公道,他出任掌門人以來,天玄宗上下,雖然有的人心中不服氣,卻挑不出任何毛病;四師弟韓璇外冷內熱,平時的修行也很刻苦,只是有的時候口不擇言,經常說些過頭的話,但是他很聽話,自己和道苑批評他的時候,絕對能夠吸取教訓。

反之,最令人擔心的就是三師弟楚夢枕,他的性子太執拗,這樣遲早要吃大虧。

師父當年飛升前,最牽掛的就是楚夢枕,現在責任落在自己的身上,不好辦啊。

大絕真人的目光在那些師弟們的身上掃了一遍,除了韓璇方才肯為楚夢枕說情之外,其他人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大絕真人心中冷笑不已。這些人心中嫉妒楚夢枕,而且涉及到天玄宗內部的爭斗,這個時候他們雖然不會落井下石,但是也絕對不會為他求情。

大絕真人裝模作樣的說道:對,一定要嚴肅處理,你看處罰他面壁三、五十年怎么樣?

這時,一個黑須道人站出來說道:大絕師兄,楚師弟利用師父至寶七彩梭,送走了兩個魔道妖孽。這種奇珍落入了妖孽的手中,肯定是有去無回而且七彩梭是上代掌門人親自祭煉的法寶,象征的意義更加重大,失落本門重寶的過錯,讓他面壁思過的處罰太輕。

大絕真人取出了七彩梭,道:不就是七彩梭嗎?我已經收回來了。這件事情就不要追究了,大家雖然各有師承,但都是天玄宗的弟子,不管如何都不應該互相拆臺。諸位師弟,我說的對不對?掌門師弟,這個時候需要你來主持大局了。

道苑站起來說道:楚師弟,念在你是初犯,這次我決定尊重大師兄的意見,罰你面壁二十年,但是你必須保證日后斷絕與魔道的來往。

道苑的這個處罰可謂是法外開恩,以楚夢枕的所作所為來說,有許多人都認為他或許會被逐出天玄宗,但是在大絕真人的干預下,竟然只處以面壁二十年的懲罰,大絕真人的臉上立刻露出了輕松的神態。

但是楚夢枕朗聲道:掌門師兄,對我處以什么處罰都可以,但是我沒有錯,何寂寞與溫朝恩雖然是魔道中人,而且脾氣怪異,但是他們并不像外人所認為的那樣無惡不作。他們也是在修行天道,最后肯定與我們殊途同歸。

道苑彷佛當面挨了一巴掌,自己已經如此照顧他,只要他親口承諾,不再與魔道來往,這件天大的事情就算過去了,可是他怎么可以當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他的臭脾氣什么時候能改一下啊?大絕真人的臉上也掛不住了。他厲聲吼道:楚夢枕,你是不是中了妖術?

楚夢枕堅定的搖頭道:大師兄,天下修道的門派何止千百家?除了一些公認的魔頭之外,其他的不也都是在苦苦修行嗎?他們與我們修行的方法不同,我們就認為他們是魔道,誰又能保證我們天玄宗就是天生的正派?誰敢保證,除了正道之外,就沒有升仙的途徑?兩千多年前,正道的領袖不是我們天玄宗,而是丹景道宗,現在丹景道宗已經淪落為二流的門派,大家都說他們最多只能修煉成散仙,但是兩千多年前丹景道宗飛升仙界的有三十幾位。三百多年之前,大魔頭蒼梧在天劫之后,從此消失得無影無蹤,人們都說他已經魂飛魄散了,但是實際上他已經飛升,而他的徒弟就是我的好朋友何寂寞。

楚夢枕的話如同晴天霹靂,震得在場的人目瞪口呆,道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大絕真人、道苑、楚夢枕和韓璇都是一個師父的弟子,他們的師父就是上一代的天玄宗掌門人,他們幾個的關系本來就親密,今天道苑難以處置楚夢枕,主要是因為擔心旁枝的弟子心中不服。

幸好大絕真人倚老賣老的,給了自己一個臺階下。道苑本想輕松的把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楚夢枕竟然公開為魔道辯解,這已經不是勾結魔道中人的小事情了,他現在已經變成了天玄宗的叛徒!道苑執掌天玄宗以來,第一件大難題出現了!這個人偏偏是自己的親師弟,要是處罰重了,他心中不忍;可是處罰輕了,旁枝的弟子都在一旁看著自己。

道苑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大絕真人。這個時候,自己的大師兄就舉足輕重了,因為大絕真人的脾氣在天玄宗是出名的暴躁,就連本門的長老有時候對他都無可奈何,有他壓制場面,自己就好辦多了。

大絕真人憤怒的一巴掌拍在椅子的扶手上,百年酸枝木的椅子在大絕真人的掌下啪的一聲爆成了碎木屑。大絕真人須發飛揚,身形一閃就來到楚夢枕的面前,高高舉起手掌道:我替師父殺了你這個逆徒,你們誰也不要阻攔我。

這個時候,哪怕只要有一個外人幫著說句話,大絕真人就會立刻改變口風。可是大殿里的眾人真的很給面子,竟然沒有一個人上來阻攔。道苑見到大絕真人尷尬的舉著手愣在那里,他急忙給大絕真人送上一個臺階,說道:大師兄,天玄宗有自己的門規,你不能隨意處置楚師弟,你也沒有這個權力。

大絕真人就順勢而下,狠狠的一跺腳,嘆息說道:師門不幸、師門不幸啊!那些旁枝弟子們默默的看著他們師兄弟自說自唱,每個人心中都在幸災樂禍,楚夢枕的這個罪名,還有誰能夠為他開脫?掌門人究竟能不能秉公執法就看這一次了,否則他憑什么來管教別人?天玄宗的開山祖師天拙上人在兩千年前立派以來,天玄宗不斷的發揚光大,但是嫡傳道統和旁枝弟子之間的嫌隙卻也越來越深。

每一代的掌門人都有自己的幾個嫡傳弟子,而這些弟子過了兩代之后,逐漸的也都變為旁枝弟子,雖然大家都是修行同樣的心法,平時的待遇也都相同,但是心理上的情結卻讓天玄宗內部四分五裂。

楚夢枕在這一代弟子當中算是天資聰穎,而且他師父對他格外的疼愛,把最重要的兩件法寶都給了他,以至于楚夢枕可以多次化險為夷。

但是,楚夢枕不懂得韜光養晦,平時和本門師兄弟之間的交往很少,再加上脾氣固執,早就有人看他不順眼了,因此這次楚夢枕闖出這么大的禍,別人自然在等著看笑話。

道苑的雙手緊握,關節的位置已經失去了血色,突然道苑轉身拜倒在祖師像前。

當道苑跪下來的時候,包括那十幾個長老在內的所有人一齊跪了下去,道苑干澀的聲音說道:祖師爺在上,天玄宗第七代掌門人道苑今日決定執行門規,追回本門弟子楚夢枕的所有法寶,逐出師門,而且不許把本門心法傳授給任何人。從此以后,天玄宗弟子不得與楚夢枕有任何來往,否則視為本門叛徒。

道苑的這個處罰,讓楚夢枕的臉色立刻蒼白起來││逐出師門?楚夢枕的頭瞬間眩暈了一下。楚夢枕在三百多年前,被師父收為弟子之后,一直把天玄宗當作自己的家。雖然自己私自與何寂寞他們交往,但是從來沒有做出過什么錯事,而且自己剛才所說的,也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并非是自己編造,難道天玄宗連接受事實的勇氣都沒有嗎?而且掌門師兄說要收回法寶,自己擁有這兩件最厲害的法寶,都是師父賞賜給自己的奇珍,七彩梭就是其中之一。這兩件法寶不僅僅是自己克敵制勝的寶物,更是師父飛升之后給自己的遺物,意義自然非凡,如今卻要被收回……難道從此以后,自己和師門就真的一刀兩斷了?如果掌門人不是自己的師兄,楚夢枕絕對不會接受這個處罰,更不會交出師父賞賜的法寶,可是自己不能拆師兄的臺,要不然他這個掌門人再也當不下去了。楚夢枕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榮辱,卻不能不為師兄考慮,但是自己真的沒錯。

道苑站了起來,目光茫然的看著大殿的遠處問道:楚夢枕,對于這個處罰,你有異議嗎?

道苑的心幾乎在滴血。楚夢枕是自己的三師弟,他和韓璇一樣,都是從小被師父度上天玄宗。

那時,道苑已經在天玄宗修行了上百年,道苑不僅經常帶著他們玩耍,而且許多時候他和大絕真人代替師父傳功,就像楚夢枕的半個師父。今天自己卻被迫做出這個殘忍的決定,道苑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日后自己如果能夠飛升靈空仙界,該如何面對師父他老人家啊!楚夢枕聲音顫抖的說道:沒有。然后對著祖師爺的塑像磕了八個頭,摘下了法寶囊放在面前,然后把頭上的天星道冠取了下來。天星道冠和七彩梭都是他師父賞賜的法寶,這兩件寶物可以說是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現在就要永遠的失去了。

道苑轉過頭說道:楚夢枕,從此以后,天玄宗與你再無任何瓜葛,希望你好自為之。

楚夢枕沉默片刻后說道:多謝。轉身在眾人的目光中慢慢的向外走去。

大絕真人的眼睛已經紅了,他凌厲的目光惡狠狠也在眾人的臉上掃過。如果剛才有人愿意站出來為楚夢枕說情,道苑怎么會狠下心來,把楚夢枕逐出師門?而且那些長老為什么不肯開口說話?難道他們都啞巴了嗎?楚夢枕的**如同灌了鉛一般的沉重。大殿當中,以前那些師兄弟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嘲諷、鄙夷……但是楚夢枕似乎都感覺不到。

他知道,只要自己離開了天玄宗的大門,從今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進來了。難道說真話有錯嗎?堂堂的天玄宗竟然不能容忍自己與魔道中人來往,難道天下的魔道中人都十惡不赦嗎?那么正道也同樣有敗類出現,又該如何解釋?離開棲霞殿之后,就是一條長長的青石小路。小路的兩側是幽靜的竹林,在竹林的掩映當中,一幢幢的房屋隱約可見,其中有一間就是楚夢枕的房間。

楚夢枕進房,在里面換上了一件普通的青布道袍,他身上的這件白色道袍也是一件法寶,雖然別人不知道這件道袍有什么功效,但是道苑已經說過,要追回自己所有的法寶,楚夢枕不想讓自己的掌門師兄落人口實。

楚夢枕從一個藤箱中翻出了幾十兩散碎的銀子,這就是他的全部家當。修道之人根本用不上這種俗物,這幾十兩銀子還是當年楚夢枕受師命去云游四方,化緣時積攢的,已經一百多年沒有動用過了,但是從今以后自己不知將漂泊何方,身上帶著一點兒銀子,有備無患也好。

楚夢枕再次打量了自己的小屋一眼,黯然走了出去。當他推開房門的時候,就見到大絕真人板著臉站在門外,至于大絕真人什么時候來的,他都不知道。

楚夢枕早就知道大師兄造詣極高,自己從來都看不透他,不過大師兄肯定是前來為自己送行。

楚夢枕勉強笑道:此地一為別,相見難有期。有大師兄為小弟送行,我已經很滿足了。

大絕真人冷冷的看著他說道:如果日后讓我知道你墮入魔道,第一個殺你的人就是我。你這個孽障!師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楚夢枕咬牙道:我沒錯。

大絕真人對于這個倔強的師弟早就無可奈何,他的脾氣也不是今天才養成的。自從當年他入師門的時候,就是這個德行。只要他認為正確的事情,誰也扭轉不了他的意見。

江山易改,秉性難移,當年他師父對于楚夢枕都束手無策,別人的意見對于楚夢枕來說,更只是耳邊風而已。大絕真人暗暗的嘆息一聲,說道:我送你下山,要不然以后見面就難了。老二已經下了命令,我這個做大師兄的不能讓他為難。

穿過青石小路之后就是滴水崖,清澈的泉水從山崖之上,珍珠般的滴落在深潭中,聲音清脆悅耳,晝夜響個不停。年輕時楚夢枕經常和師兄弟一起在這里徹夜聊天,山中無甲子,一晃就是百年,而今師兄弟各自忙著不同的事情,再也沒有當初的那份閑情逸致。

大絕真人和楚夢枕兩個人默默的走著,沿路之上把守各個關口的晚輩弟子們已經得到了消息,因此對于楚夢枕都裝作看不見的樣子,人走茶涼在這里表現得淋漓盡致。

即將來到天玄宗的大門口時,大絕真人才開口說道:咱們師兄弟當中,只有你連個門人都沒有,如果你也收幾個弟子,想必就不會這樣肆無忌憚了。

楚夢枕自嘲的笑道:我本身就大逆不道,教出來的徒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與其師徒一起灰頭土臉的被趕出師門,倒不如我一個人滾蛋,自由自在的輕松。

大絕真人又好氣又好笑,又覺得傷感,他肅容道:師弟,離開之后,你要繼續努力修煉。咱們師兄弟當中,你的天資最高,師父也因此最賞識你。當你日后內外功都圓滿的時候,師兄一定會幫助你踏出最后一步,切記。

楚夢枕微笑道:師兄,其實你我心里都有數,咱們師兄弟當中,天賦和努力程度都應該屬你為最。當初師父飛升之前,我偶然聽到了你和師父的對話。當初師父的意思,是等待幾年后,帶著你一起走,可是你卻為了我們幾個留了下來,而且師父飛升之后,你的脾氣就越來越暴躁。

別人不明白,但是我很清楚,你是故意讓大家害怕你,從而對寬厚的道苑師兄更加尊重。你們兩個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搭檔得很有默契。

大絕真人身體一震,原來楚夢枕什么都知道了。

楚夢枕繼續說道:這次我的確做得過分了一些,但是還不至于被逐出師門。說實話,天玄宗內部的矛盾比魔道的爭斗更加的可怕,所有的人都把怨恨埋藏在心里,遲早有一天會爆發出來。這次把我逐出師門會暫時緩和一下矛盾,所以二師兄做出這個決定,我并不怪他,也許這樣最好。

大絕真人放聲大笑,黃昏中已經歸林的飛鳥被笑聲驚起,紛紛驚慌的鼓噪飛騰起來。大絕真人笑夠了之后,用力的拍拍楚夢枕的肩膀說道:只要你明白就好,我一直擔心你想不開,以至于投靠魔道,那樣我日后可真的沒有臉面見師父了。

楚夢枕淡淡的問道:師兄,什么是道?什么是魔?

大絕真人拈著胡子,反問道:你這么問是什么意思?

楚夢枕思索一下說道:圣人出、大盜起,道高魔亦高,幾千年來正道高手輩出的時候,都是魔道最瘋狂的時候;反之魔道出現出類拔萃的高手時,正道總會出現頂尖的高手與之抗衡。道魔之間一直保持著微妙的平衡,這究竟是什么原因?大絕真人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楚夢枕在即將踏出天玄宗的大門前,停下腳步說道:而且飛升之后的前輩為什么再也沒有消息了?難道飛升仙界之后,就再也回不來了嗎?天劫是什么?仙界到底是什么樣子?

楚夢枕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大絕真人的神情越來越嚴肅。

修道之人每一千三百年就要受一次天劫,而且想要飛升仙界的人同樣需要經歷一次天劫。修為不夠的人就會在天劫當中魂飛魄散,因此修道之人爭先恐后的飛升仙界,以免在塵世經歷一千三百年一次的天劫,這么做就是因為怕留在塵世中稍有不慎,就會前功盡棄。

大絕真人以前也曾考慮過這個問題,飛升仙界之后已經成為天仙,為什么從來沒有仙人回來?是他們真的厭倦了塵世、不愿意回來,還是有心無力?但是大絕真人心虛的發現,后者的可能性居大。

楚夢枕露出得意的微笑道:大師兄,你也感到迷惑了吧?這個問題我已經考慮了很久,但是我沒有答案。這次離開了天玄宗,我可以慢慢的尋求解決之法了,告辭。

等一等。大絕真人意外的叫住了楚夢枕,然后握住楚夢枕的手說道:從此以后,天玄宗不會再庇佑你,以前的敵人肯定會找你的麻煩,多多保重。

楚夢枕知道大絕真人說的都是廢話,因為大絕真人的手掌當中握著一張紙條,在握手的時候悄悄的塞進了自己的手中,這才是大絕真人的真實目的。

楚夢枕不知道大絕真人為什么如此的小心,就算他想送給自己什么東西,也不必如此的鬼鬼祟祟,看來這張紙條一定至關重要。

楚夢枕不露聲色的收回手,把紙條悄悄的塞進懷里。大絕真人一語雙關的說道:如果出了岔子,你就認命吧!我該說的話已經說完了。記住,從此以后,你不再是天玄宗的門人,走!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熱血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腹黑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 籃球界
    籃球界

    異能 / 李江流,葉研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全職異能先生
    全職異能先生

    異能 / 張卻,馮月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崛起漫畫世界
    崛起漫畫世界

    穿越 / 白秋,白小飛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血色聯盟
    血色聯盟

    玄幻 / 楚明,文小月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逆天復制神
    逆天復制神

    異能 / 冷釋,魚九九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靈案組2
    靈案組2

    靈異 / 喬誠,艾文麗

    2020/01/26 | 0 人已閱

    評分:5.0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