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逐塵錄

逐塵錄

逐塵錄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04 18:58

評語:人物形象飽滿,條理清晰,結構層次分明,《逐塵錄》真是一部很棒的故事,難得看到這么好看的小說,太棒了

天尚未亮,小乙和幾個能干伙計便分為兩隊,一南一北尋找沐白去了。煙雨樓常備馬匹,以備不時之需,小乙空閑之時也會借來騎耍一番,顧大娘也知他自小與馬為伴,也懂得照顧馬兒,因此也就隨他去了。小乙騎術極好,加上體重較那幾位輕了一些,因此跟他一隊的幾個伙計要想跟上他就顯得格外吃力了,這一路他則需要不時駐馬等候。

在這云龍賧,能夠行車的官道也就從南至北一條而已,因此順著官道走,只要能發現車馬,這找尋范圍就能縮小很多。顧大娘說這不是人多就能辦好的事,因此除小乙外,陸家藥鋪其余幾人也只有干著急的份。陸子苓這幾日都心不在焉,干脆就關了門,帶著白青童陸守在煙雨樓外,偶爾見到往來的商隊,也會上前詢問一番。

這一來一回就是三日,小乙和眾伙計也都回來了。看著這些位滿臉的抱歉,大家也都明白。顧大娘把小乙拉進大堂坐下,倒上一杯茶水,眾人也都圍坐在他身邊。

“找到那馬車了,只是它直接回了沈府,這相隔四百余里,沿路村落并不多,我們也都一一尋過,并沒有發現蹤跡。若是他到了大理城才下的車,可就麻煩了,那里道路四通八達,再想尋他,真是太難了。”

說話間,一位婦人走進門來,臉色慘白,但風韻依舊,正是沈沐陽。平日里她最是疼愛這個弟弟,這一下弟弟不見了,她也是慌了手腳。陸子苓拉她坐下,把情況又詳細給她講述了一番,沈沐陽淚流不止,一直怪自己沒和弟弟一起前來,如是那般,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幾人挨個安慰她,卻并沒任何用處。

童陸想了想,道,

“沐陽姐姐,現在我們還不能確定那就是沐白哥吧,如若真的是他,我想,也許從他平日使用的物品中可以看出一些線索,至少比我們現在完全沒有方向要強上許多。”

沈沐陽身體微顫,

“是啊,我回來為的就是這事。”說完她快步走入沐白住的房中,剩下幾位也跟了進去。

只見這屋里裝飾竟也是一片潔白,真如他名字那般,想來平日里也不會有人進他房間。房中簡潔異常,只是窗邊有小桌一張,文房四寶整齊排列,一塊白綠色玉石下壓著幾幅畫,看來還沒來得急裝裱。最上面一幅畫有一位美人,發絲輕攏,發中半插一支梅花釵,她正掩嘴輕笑,眼中愛意甚濃。顧大娘趕緊叫來瘦猴,瘦猴只一眼就認出來了,畫中人正是那小茵。眾人已經了然,這偷走尸體之人定是那沈沐白無疑了。再看這第二幅,女子正在撫琴,男子酒杯停在嘴邊,似被這琴音吸引,不能自己,眼中驚喜溢于言表。第三幅中那女子撫琴,男子一旁吹笛,二人相視而笑。最后這幅,兩山之間有湖水一潭,湖影之中男子撫琴,女子舞劍,水中月正圓。

沈沐陽用手輕輕撫摸畫中男子,黯然無語。她太了解這個弟弟,和她一樣,為心愛之人,任何事情都能做出來。她真怕弟弟為了這個女人,把命給搭了進去。房中許久無言,沈沐陽終于緩過勁來,

“大娘,以后這店就要多麻煩你了,你跟顧伯福伯說一聲,我找到弟弟就回來。”

眾人大驚,正要勸阻,陸子苓拉住她,問道,

“姐姐,你到哪兒去找,我陪你去。”

沈沐陽搖搖頭,

“子苓妹妹,還是你懂我,不是勸我而是要來陪著我。你不用擔心,我會把沐白的所有東西再仔細檢查一番,相信總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大家繼續自己的生活,酒樓里魚龍混雜,沒準你們在這也能得線索,如果有他的行蹤就聯系大理沈家,我也會定期與家中聯系的。我總覺得這事不簡單,所以我要自己前往。我答應你們,一找到沐白,第一時間就回來跟大家團聚,沒準明天我們就再見面了。”說完,沈沐陽她勉強擠出個笑容,隨后她叫來伙計,把沐白的所有東西全部打包,放入車中,輕輕一躍跳入車里,只是在放下車簾時向大家揮了揮手。白青剛想上去再說幾句,卻被陸子苓拉住,她搖搖頭道,

“我了解沐陽姐,什么都不用說,她都明白。咱們都回吧,以后四處多多打聽,這沈家勢力不可小覷,要想找人怕是要比我們要強上百倍,沒準她過兩天就回來了。”

陸家藥鋪四人緩緩向回走去,而這夜里似乎無人能夠入睡。

轉眼又過三月,這劉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命案也早已無人問津,只是偶有魚水緣舊客前來尋那彈琴女子,知情后也都只是心中嘆息而已。想這風塵女子,又怎能讓世人正眼瞧看,而這世間男子又大都薄情寡義,又有幾人愿為她長情。何況殺他之人家中權勢,又有誰人肯為她出頭。可悲可嘆!

陸家藥鋪又恢復了營業,來看病抓藥的鄉親多了不少。這童陸也真是靈氣,這迎來送往的,客人們也都喜歡得緊,白青抓藥已經駕輕就熟,偶爾也會幫忙診斷開方,倒是學得極快,小乙則就負責一些苦力活,上山采藥,下山曬藥切藥,這生意越好,他的活就越重,不過好在身體結實,體力極好,他也樂得多流汗不費心思。陸子苓雖說仍舊不時對小乙童陸“拳打腳踢”,但誰都能看出,她不能是極喜愛這兩個小子的,用她的話來說,這是我的人就只有我能打,你要敢動他們,老娘打得你下半身失禁臥chuang三年不起。幾人雖說面里歡喜,可心里總還有件事放不下來。因為,沈沐陽始終沒有回來。藥鋪關門后,幾人便會來到那煙雨樓,前后忙活一陣,然后似從前一般,坐在靠窗邊的那張方桌,四人分坐兩側,剩下一方總是空著,而那杯中酒水卻始終滿著。依舊只有一壺梅子酒,卻讓幾人都略帶醉意,確是在心底少了些東西。

這日子還得過,人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又何必總是留戀過往。陸子苓并不在意鋪里生意,因此四人做好約定,每隔十日便一起外出游玩,不過大都也只在近郊,少則一日多則三天。每當到了出游日子,小乙就會拉著童陸在地上比劃,小乙酷愛爬山運動,童陸則更喜湖戲水,因此二人總是吵得面紅耳赤,不過這也不是他們能決定的,陸子苓隨手一指,便定下了地方。這日清晨,正是出游的日子,天空微亮,三人偷偷摸摸縮到角落里,童陸神神秘秘小聲說道,

“我覺得咱們還得給姐姐找個男人才好。”

“呀,姐姐不是還要等那個書生回來么!不過姐姐也沒親口說過這事兒。”白青回答。

“要回來早就回來了!那個驢蛋,要是讓我見到他,非把他**打成四瓣。”小乙恨恨道。

“你都說過多少次了,可還不是連人長啥樣都不知道!”童陸斜眼看著小乙,繼續道,

“所以我覺得還是再給她找個男人。”童陸托腮,“不過這個男人得讓我們先把關,姐姐這樣的女人那就得找個大英雄,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窮書生,來一個我們打跑一個。”

小乙白青點頭表示同意。童陸又接著道,

“我已經請顧大娘張羅了,她一聽這事可高興了,立刻就派人尋去了。咱回來時先去那煙雨樓看看情況,再篩選一番,最后給姐姐好好安排一場邂逅。”童陸輕笑出聲,小乙白青也是精神振奮。

“小乙哥,你有沒有覺得咱店門板很是難看,咱們一起在上面畫畫寫字如何,其實我早就這樣想了!”

白青興奮拍手道,

“就刻上妙手回春,神醫陸子苓!”

童陸白她一眼,奸笑道,

“這么俗氣,我要刻天下第一大美人。”

眾人哈哈大笑,

“我要刻年芳二十八正待字閨中”

“哈哈哈……”

“要不再刻上生辰八字呀!”

“哈哈哈……”

“這個女人是老虎。”

“哈哈哈……”

“什么老虎!你們三個縮在這干嘛!”陸子苓不知何時站在背后,三人瞬間站起,一個勁搖頭。只見陸子苓睡眼惺忪,瞇眼看著幾人,不見拳腳相向,三人這才放下心來。童陸在白青耳邊輕聲說了幾句,白青向二人伸了伸舌頭,把陸子苓拉到里間收拾出游行李去了。

四人關好了門,小乙童陸相互眨了眨眼,小乙說道,

“姐,白青,你倆先走。昨晚顧大娘說讓我和童陸今早過去一下,好像有些事情要交待,你們路上慢點走,我們一會兒就跟上來。”

陸子苓歪了歪嘴,輕輕點點頭,與白青一齊走了。待到二人走遠,小乙童陸各拿一塊尖石,滿臉奸笑,然后只見木屑飛揚,不一會,這木板之上就留下數排大字,其中那“天下第一美人”被反復雕琢,格外醒目。二人刻完后又后退幾步仔細端詳一番,滿意的點點頭。不遠處幾個晨練的老頭看著也是不住點頭,大叫“好字”,其實他們大字不識一個,不過又有什么關系呢,反正就是覺得好。

不一會,小乙童陸就跟上了二女,陸子苓也沒問什么,反正她也沒背什么東西,走走動動也只為舒活下筋骨。這次走的不遠,隨意找了個極美的山谷,鋪開油紙布置于溪畔,眾人坐下歇腳。在這云龍賧,這樣的地方隨處都是,眾人也都并不以為意了。小乙拉起童陸,二人向山上跑去,他現在的石子扔得極準,出游之日便成了他大展身手之時。因而陸子苓每次出游時,對小乙格外親熱,因為每次她都能吃上新鮮的山中美味。陸子苓已經在調配佐料,幻想著接下來的一頓大餐,白青架起鍋來,洗凈碗筷。二女猜測待會會有哪些野味,又不時討論著該有何種吃法,笑聲滿山谷。

不一會小乙童陸就下了山,童陸手中抓著兩只野雞,小乙則擰著一只灰色野兔。陸子苓趕緊起身,接過野味,大笑道,

“嘖嘖,想不到這兔子還挺肥,這草剛綠就把自己吃得圓滾滾,哈哈,肯定不錯。嗯,這野雞肉少,不過用我獨家密方燉上一鍋,也是極有滋味的。”

四人大笑起來,對待會的大餐充滿期待。小乙白青童陸,受了陸子苓影響,對這吃的似乎多了幾分鑒賞能力,每次出游也是期待姐姐會給弄出什么花樣來。陸子苓對他的藥粉總是格外珍惜,只是每次有了上等野味才會舍得拿出,想來也是不易調配,白青也對藥粉仔細鉆研過,卻始終不得其調配之法。陸子苓跟她說,千萬不要變得和姐姐一樣,老是貪吃,壞了事情,因而也就一直把藏著這個配方。三人皆是眼饞得緊,每次出游都努力討好陸子苓,出了藥鋪,這臟活累活反而人人搶著做,陸子苓抱著雙手等吃現成,甚是歡喜。

這次出游一日而回,四人回到煙雨樓已是明月高懸,坐在老位置上,品著梅子酒,慢慢消化午間飯食。小乙童陸找顧大娘去了,白青自稱要去茅房也去了后院。陸子苓一人飲酒,也是無聊至極。忽然間,一位翩翩公子竄入大堂,滿面春意,來到陸子苓身旁,笑道,

“這位姑娘,這風和月暖,怎可獨飲,可否借上一杯酒水,與小生一齊共度良辰?”

陸子苓示意無防。這公子便要坐下,剛要著凳,他大叫一聲便飛了出去。原來這人正要坐在沈沐陽那空凳之上,被陸子苓一把丟了出去。要說陸子苓武藝平平,可對付這樣的白嫩公子,還是能夠輕松應付的。那公子摔到地上,驚魂未定,竟是哭了起來。安小乙跑了進來,一把揪住那公子衣領,口中罵了幾句,拖進后院去了。白青與童陸回到陸子苓身邊,見她面無表情,默默飲酒,心中也是好笑。

后院里,那公子坐在椅上,身邊站著兩人,正是小乙和顧大娘。公子眼中含淚,滿臉委屈。顧大娘雖然心頭上火,卻也并未對這公子如何,讓他趕緊收拾回房,又囑咐他別再讓陸子苓看見了。原來這公子本是店中常客,知根知底,顧大娘看其容貌較好,也頗有風度,于是便讓他和陸子苓先接觸一下,怎料那人直接捅了簍子,被對方一把丟在地上,可算是把面兒栽到底了。那公子也不動彈,只顧探摸著胳膊。顧大娘轉身拿了一只醬豬蹄塞進他手中道,

“好好補補。”

那公子這才緩緩起身,邁步回房去了。

顧大娘在小乙耳邊說了幾句,小乙滿臉興奮,不住點頭。

梅子酒喝完,幾人便回藥鋪去了。剛到藥鋪門口,乘著月色,那門板上的刻字極為明顯,陸子苓揉了揉眼,然后大叫,

“哪個挨千刀干的!”

仔細看了一番,略有思索道,

“咦,天下第一美人,這倒不錯,看來刻字之人還蠻有眼光。”她滿意的點點頭,又看到一句,她直接暴起,

“什么年方二十八,老娘把他耳朵切下來涼拌來吃。”近處幾家住有人的店鋪紛紛掌燈,開門查看到底出了何事。

陸子苓黑臉看著三人,

“是不是你們三個干的!”

“不是,不是。”三人默契十足,揮動雙手。

陸子苓看了看這三人,又看了看門板,

“嗯,還是挺好看的,就是字寫得差些。”

小乙童陸在背后互指對方,來了個無言之爭。

第二日一大早,藥鋪門外人頭攢動,小乙童陸一旁維持秩序。不一會,陸子苓被白青拖了出來,一出來,陸子苓傻眼了。只見一群煙雨樓伙計整整齊齊站在門口,外圍也聚集了不少看客,有的在一旁附和,有的指指點點,有的吹起口哨,熱鬧非凡。帶頭一人滿臉紅潤,手捧一大束紅色杜鵑花,正是那煙雨樓后廚伙計嚴富春。這人二十六七歲,雖說膚色較黑,卻也一臉正氣,長像不算出眾,但也絕不平庸。到了這般年齡還未婚配的男子,倒也是極少見了。他平日里多在馬廄忙碌,與小乙也算相熟,小乙知道這人從小便跟在姐姐身后,只怕對姐姐思慕已久。看這架勢,只怕是被眾伙計慫恿而來,只羞得臉上通紅。小乙左眼一眨,那嚴富春舉起手中杜鵑遞向陸子苓。陸子苓一直眨眼,似被沙子迷了那般。她咽了咽口水,一把將嚴富春拉進藥鋪,然后迅速關上店門。周圍吶喊之聲響起,都爭著要朝鋪里看看,把小乙童陸弄得很是狼狽。

好一會,藥鋪門開,嚴富春摸著頭笑著走了出來。外面突然鴉雀無聲,眾人都盯著他,滿臉期待之色。嚴富春不好意思的說,

“陸姐姐說他不喜歡年齡比她小的,她把我當弟弟看待。”

陸子苓走出來,

“喂喂喂,看什么看,回家看孩子去了,說你呢,老李頭!”一個瘦小老頭被點到名,反而開心起來,他向四周揮手致意,引得眾人哄堂大笑。嚴富春摸著頭回煙雨樓去了,眾伙計跟在他身后議論紛紛。不一會,眾人退散,街道也恢復了往日情景。陸子苓像是從未有事發生一般,這樣小乙童陸很是憂心。

藥鋪四人仍舊每晚去到煙雨樓,不過這一陣倒是有了一些不同。顧大娘神通廣大,每日都會有未婚男子前來,陸子苓也大都客氣一下,并不過多接觸。她雖說年紀不小,但臉上氣色倒是不錯,身材修長也還算凹凸有致,因此愛慕之人也是不少。陸子苓知道這是大家好意,雖說心中不大愿意,也不愿意說破,只是這沒完沒了也不是個事,這不出了一事,那男子哭著喊著要去縣衙告她。

話說安小乙三人給陸子苓安排了一場邂逅,就在那通往破廟的石橋之上。那日正好下雨,陸子苓被帶到破廟,眾人研究了一下修繕破廟事宜,三人突然拿起雨傘拔腿就跑,陸子苓一臉茫然,只好自行回去。走至橋頭,一人打傘緩緩而來,只見那人將傘移向陸子苓頭頂,輕輕對她說,

“姑娘可否讓小生送上一程。”

陸子苓早已猜出是小乙等人安排,也就順著他。她一抬頭,見這人面如冠玉,身材挺拔,一雙眼眸盡顯溫柔,剎那間確是讓她心里微微一動。他溫文爾雅,談吐不凡,是那種瞬間讓人覺得親近之人,陸子苓心里盤算,這該是好些日子以來見過最“有意思”的人了。那男子長衫盡濕,卻毫不在意。陸子苓有些不好意思,便抬手想要將傘推回,誰知這男子此時做了最不該做的事,他竟然一把握住陸子苓的手。陸子苓有些惱火,飛起一腳便將他踢下沘江,還好此人熟悉水性,要不在這水量充沛的季節,那男子怕是要就此結束大好年華。

顧大娘好說歹說,又賠了財物又賞了吃食,那男子方才松了口。顧大娘也是無可奈何,不過也只是輕輕彈了陸子苓鼻尖,陸子苓開口表示不愿再見這些男子,顧大娘也只是點了點頭。

煙雨樓中,那張舊桌旁,三人低頭齊聲說,

“姐姐,都是我們不好。”

“不怪你們,那男子挺好,都怪姐姐脾氣大了點,哈哈!你們呀以后也別為這個忙活了,緣分這個東西不該你的勉強不得。”

“嗯。”

幾人喝著杯中酒,相對無言。童陸抬頭看著陸子苓,

“姐姐,等我長大了,我娶你啊!”

小乙白青張大了嘴,驚得說不出話來。陸子苓一口酒噴在他臉上,

“好呀,等你長大再說咯。”

陸子苓呵呵笑了起來,滿眼盡是淚水。

close

猜你喜歡

武俠小說 熱血小說 都市爽文小說 腹黑小說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每個人心中都一個關于武俠的江湖夢!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說里面的江湖俠客一般,仗劍走天涯,笑看江湖風云際會,老鐵文學網,用文字帶您走進一個武俠的世界!

查看更多>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都市爽文小說
都市爽文小說

想找到最好看的都市爽文小說,想知道有什么好看的都市爽文小說?本次老鐵文學網集合了都市爽文小說大全,讓喜歡看都市爽文小說的粉絲們,再也不用去苦苦的找漫畫了。想看優質小說,就來老鐵文學網吧!

查看更多>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

腹黑小說外表善良,溫柔,內心邪惡的一類人的小說,進行演技化的偽裝掩蓋,使人看起來總是笑意充沛,溫和無害,親切有加。腹黑小說全集老鐵為您提供!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