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鐵文學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異能 > 冰封五百年

冰封五百年

冰封五百年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21 18:14

評語:很佩服作者的文筆,想象力豐富,簡直腦洞大開,深深地帶入其中,能夠理解主角的心境,作者這么用心,此文不得不推薦!

“我們到這里來干什么?你不會認會這里能容下樹城的幾千人吧?” “當然不會,我們是來找線索!你忘了,罟曾經跟我們提到過,這里的人離開,是去了一個島,那個島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好像是提到過,可那些人都離開了,這里還能有什么線索?上次我們也只是找到了那個碼頭,怎么去找那個島?” “上次,我們主要是找有價值的東西,沒有想去找什么島的路線,很可能對這些線索都沒注意,所以還要來這里!” 弭與澤站在黑暗地帶的邊緣,前邊就是巨巖,入口處的亮光依然閃耀,照亮它之前幾十米的地方。兩人就站在黑暗與亮光的交叉之處。 “那我們進去吧,站在這里做什么?” 在樹城的廢墟里,兩人又停留了幾日,找遍了所有地方,最終發現了幾具尸體,身上有明顯的槍傷,更證實了弭的另一個猜測。人們離開是因為有外力入侵,迫使他們不得不離開,看來人們很可能是被劫持,而樹城就是那些劫持者放火燒毀的。 “我感覺巨巖里有些不對頭了,里邊很可能有人!”弭注視著巨巖的入口。 “有人?難道那些人又回來了?”澤疑惑的望著的弭。 “不知道,我們從那個碼頭進去,更安全一些!”弭沿著黑暗與亮光的邊緣,向巨巖的另一側繞去,那里是他上次發現碼頭的地方,雖然黑,但還勉強看得清東西。 不知道為什么,碼頭這里沒有安裝照明,雖然那些人有這種技術。兩人在黑暗中摸索著前進,一步步走向那個不起眼的通道。 這個碼頭其實是巨巖的一角,只有一部分處于巨巖的外部。兩人就是從這里趟著過腰深的海水,登上了碼頭。海水的滋味讓兩人,在上到碼頭之后,在原地抖動了很久才恢復過來。 通道還沒走到,就聽到上邊喧鬧的聲音,好像有人正在大聲呼喊,可聽不清喊的是什么,反正弭的判斷沒有錯,巨巖中有人了。 黑暗中,澤停住了腳步,也拉住了弭。湊到他耳邊說:“還向里邊走嗎?” “為什么不向里邊走?這正是我們偷聽他們秘密的機會!”弭沒有理會他,繼續向里邊走去。澤只好與弭保持了一定距離,慢慢地跟在他身后。 通道口,上邊的聲音可以聽得很清楚了。 “放我們出去!” “別再喊了,不會、放你們的!”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艱澀、生硬,好像說話的人有些語言表達上的困難。 “又有人被他們抓來做實驗嗎?”澤貼近弭的大耳朵,低聲地說。 弭搖搖頭,大耳朵輕輕扇了澤一記耳光,澤把頭向后撤了撤,在黑暗中瞪了弭一眼。 弭根本沒有理會澤的小動作,只是側著腦袋,仔細聽著上邊的動靜,蹬蹬蹬的腳步急一陣緩一陣,而剛才那個聲音也再也沒有出現,不過那個聲音有些熟悉。弭在黑暗中凝神思索,這個聲音在那里聽到過? 拉著澤向后退了幾步,弭低聲問:“剛才那個聲音有些熟悉,你想得出來是誰嗎?” “會不會是樹城的人?他們不可能全都關在這里,但還是有可能有一小部分被關在這里,準備作實驗用!” “有可能,樹城的人我們熟悉人的聲音,很容易辨認,不過這個聲音還沒有那么熟悉!” “那會是誰?” “是他!”兩人差不多同時想到了。 “這家伙怎么會在這里?” “我怎么會知道,不過要想辦法把他救出來!” “怎么救,上邊有那些人,他們的武器比我們的強太多,根本無法跟他們對抗!” “笨**,他們總要睡覺吧!” 被弭稱作笨**,這讓澤非常惱火,“哼,你才是笨**!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什么事情?”弭聽出了澤話中的怒火,但很想知道他說的是什么事情。 “上次派我們兩個去送罟,難道真的是所有獵手都沒時間嗎?那是你的老對手有意安排的,人家早就看上莯了,就是想這個機會把你派出去送死的!你跟著我一路,沾了我好運氣的光,才沒遇上異獸吃了你!” 弭沒有說話,其實他也一直對這個說法不是很相信,但沒想到是有人蓄意如此,而且就是針對他的。弭心頭閃過一絲怒火,但瞬間就熄滅了,樹城都沒有了,還計較這些干什么,所有人的命運如何還不好說,如果不是被派去任務,自己也會跟他們一樣。 澤注意到弭的沉默,以為自己的詭計得逞,正要繼續煽風點火,海面上突然閃過一道亮光,直奔碼頭這邊而來。 “那是什么!?” “我怎么會知道,向碼頭這邊來了,先躲起來再說。”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澤很奇怪,為什么自己總是要去詢問弭的看法。 兩人躲到了碼頭的最里邊,那里黑的一塌糊涂,兩人擠擠挨挨的躲在一塊大石頭后邊,盯著那個越來越近的亮光,突突突的還有一種不熟悉的聲音,也越來越近。 “天啊,是機械船,兩艘!”澤低聲驚呼。 弭也很新奇,這玩意只在師父講的故事里聽說過,那是太陽傘打開之前,人類文明的產物之一,現在的人類,只能在故事或者傳說中了解到過去輝煌的只鱗片甲。 “他們來了更多的人!”澤向大石頭后縮了縮。 “嗯,有二十多人從船上下來了!”弭也緊張了起來,手里握緊了..,這是他唯一給與對方抗衡的武器。 船上下來的二十多人,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帶著長短不一的槍支,只看樣子,就知道比弭手中的..,不知道好多少倍。 這群人訓練有素,前后左右防守有序,非常有組織,身穿全黑的衣服,就是臉上都戴著黑色的面罩,眼睛部分還有鏡片保護。如果不是有燈光,很難發現他們,而他們的衣服看起來并不厚實。弭很奇怪,這樣的衣服怎么能在寒冷的黑暗地帶保暖。 這群人下了船之后,船上的燈也隨即暗了下來,僅保留最低的照明水平,整個碼頭又陷入大片黑暗。這群人毫無顧忌的向臺階通道走去,這里本來就是他們的,自然用不著小心什么。但走在最前邊的人,突然舉起手,后邊的人全部停了下來。 上邊又傳來了喊叫聲,聽不清在喊什么,從語氣上感覺是在咒罵著什么。 “我們有客人了,戰斗隊形!”帶頭的那人說,他們的嘴巴都露在面罩的外邊,說話時,面罩隨著臉部肌肉的變化而扭動,看來面罩是緊緊地貼在皮膚之上。 說完,他第一個邁步登上了臺階,其它人也端著槍,緊跟在他身后。很快,二十幾人,就全部進入了通道,整個過程安靜、整齊,沒有發出任何多余的聲音。 弭拉了一把澤,也要跟著上去,澤卻拽住弭,“你要干什么?” “跟他們一起上去,上邊很快就會打起來了!我們可以趁亂救人啊!”弭有些抑制不住的興奮。 “萬一被發現了怎么辦?我很奇怪,如果上邊的人跟這些人不是一起的,那又會是什么人?” “我怎么會知道!”弭雖然不滿澤的話,但還是又蹲了下來。“好,那就等他們打的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再去救人!” 這時,上邊先是傳來一聲大喊,然后就是噼噼叭叭的槍聲和怪異的吼聲,顯然兩方已交手,但一時間勝負還很難認定。 在經過一段時間密集的槍聲之后,上邊漸漸沉寂了下來,偶爾有一聲槍響傳來,反而比剛才更有震憾效果。看來一方已掌握了局面,而另一方要么基本被全部消滅,要么就已逃走。 “你說是上邊的那些人勝了,還是船上那些人勝了?”弭對這件事表現的很激動,他發現原來戰斗能讓自己如此興奮。 澤瞟了一眼有些坐臥不安的弭,“你上去看看啊!”嘲弄與戲虐的語氣在黑暗中都無法掩飾,澤相信這小子絕對不敢跟上去。 弭站起身,毫不猶豫地走向通道,那氣魄讓澤差點喊出聲來“你個瘋子!”。 澤很快發現,自己剛才的小聰明讓自己處在了尷尬的境地,跟弭一起上去,他很害怕,自己一個人留在這里,他還是很害怕。 最終,澤只能一咬牙,在離弭數米遠的地方跟著他,走上盤旋的石階,走進那個通向上層的狹窄而黑暗的通道。 澤走到通道口,眼前所見到的是一具具東倒西歪的尸體,這些尸體大多穿著各式的異獸皮衣,這些是什么人?弭呢? 看不到弭,澤立時感到心跳加速,后背與額頭開始冒出一層細細的汗水。里邊還不時傳來,有人呼喝的聲間,澤伏低了身體,幾乎爬在地上,其實他也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只是下意識的躲避危險的動作。 旁邊的一具尸體卻突然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并將他按倒在眾多的尸體群中。 澤驚恐之下暴發了自己都無法相信的速度與力量,翻滾著脫離了那個尸體的控制,大瞪著雙眼注視著那具還能活動的尸體。 那具尸體并沒有繼續向他撲過來,只是用手勢向他比劃著自己的臉,他的臉上都是血污,不過澤還是認出了那是誰,那是弭——他媽的,該死的弭。 澤的眼睛里不由冒出了怒火,弭卻向他做了個別出聲的手勢,又在臉上比劃了一番,然后頭一歪就隱入了其它尸體之中。 澤心里暗罵著弭的機靈,從其它尸體上抹了一把血,涂在自己臉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下裝死尸。 “頭,這些是什么人,真他媽的兇悍,是周圍聚集點的人嗎?我們有三個人直接被他們咬死了!”一個低聲下氣的聲音,在不遠的地方傳來。 一個沙啞的聲音回答,“他們是月光族!你注意看,他們的眼睛非常大,具有很強的吸收光線的能力,所以他們才能在黑暗中看清獵物!” “哎呀,這些人就是月光族啊,他們就是第一批被……” “是的!”那個沙啞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似乎很不愿意聽到他談論這個。 “頭,我們的人本來就剩下不多,又被月光族咬死三個!還讓一些月光族逃走了許多!”低聲下氣的開始報怨。 “不用管那些月光族,把這里的尸體清理一下,趕快收集所有的資料,離開這里,島上的人很快就會追過來!”沙啞的聲音命令道。 “頭,這個房間還關著三個人呢!”低聲下氣的聲音說。 “不要理會那些事情,讓他們關著好了!快去收集資料!”沙啞的聲音有些著急。 “是!”低聲下氣的聲音沒再說什么,蹬蹬蹬的腳步聲向內部走去。 弭的一只大耳朵,緊貼著地面,遠去的腳步聲,他聽得非常真切。周圍沒了聲音,弭慢慢地睜開一只眼睛,確認沒有人在附近,他翻身坐了起來,在尸體中尋找澤,居然沒有找到。 “澤!”弭低低的聲音喊了一聲。在緊貼石壁的角落上,有一具尸體動了動,慢慢地抬起了頭。 “快,救他們出去!”弭沒等澤回答,轉身已挨個房子查看。 “是誰?”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從一間房子中傳出。 “是我,弭!”弭循聲走到一個門前。 “太好了,快救我們出去!” 弭從外邊打開房門,里邊走出了三個人,罟、峙和另一個人。 “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弭看著眼前的三個人。 “你們怎么會來這里?”罟看著眼前一臉血污的弭,又看了看另一個滿臉血污的,認出那是澤。 “嘿,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趕快走吧!”澤還站在剛才那個角落,催促著四人。 “嗙!”一聲巨響在他們身后響起。 “快跑!”弭招呼一聲,拔腿就向出口跑去,不過澤更早他一步。已快到出口了。 五個人在身后不斷的槍聲中,逃出了巨巖的內部,一刻也不敢停留,直接跑入了黑暗之中,現在黑暗地帶反而成了安全的地方。 跑入黑暗地帶,弭停下回頭看了一眼巨巖,入口處有個人站在那里,手里端著..,正漫無目標的向黑暗中開火。

close

猜你喜歡

異能小說 熱血小說 靈異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異能小說
異能小說

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說?天生擁有!后天覺醒!異能爆發!想要看異能小說的看官們可以看過來了本次老鐵文學網為大家帶來了好看的異能小說大全。

查看更多>
  • 神筆小六
    神筆小六

    異能 / 陳小六,趙小雨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黑影重臨
    黑影重臨

    異能 / 尹哲,陶樂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乾門風云
    乾門風云

    都市 / 秦天,陳麗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孤魂野鬼的行事準則
    孤魂野鬼的行事準則

    靈異 / 杜寅,張漠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逆勢界
    逆勢界

    靈異 / 叢飛,馬麗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魔尊的寶藏
    魔尊的寶藏

    異能 / 李諾,楊杏雪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

熱血小說貫穿著“友情、努力、勝利”的精神,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讀者都能在熱血小說中找到共鳴的角色。男性血液中帶有的獨特的熱血小說!是否讓你讓你熱血沸騰?

查看更多>
  • 鄉村小神醫
    鄉村小神醫

    都市 / 趙齊賢 ,楊玉蘭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十全書生
    十全書生

    都市 / 寧葉,杜溪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歌行大隋
    歌行大隋

    穿越 / 常歌行,陳宣華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江山盛世
    江山盛世

    穿越 / 蕭莫,云雨涵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三國袁公路
    三國袁公路

    都市 / 楊桀,郭嘉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七塔之上
    七塔之上

    穿越 / 蕭晨,李佳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靈異小說
靈異小說

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尸,他們正在對你講述著這一些其他人都聽不到的故事喲!老鐵文學網本次為你提供了最優質好看的靈異小說!更多精彩小說,盡在老鐵文學網!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

玄幻女強小說,以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為背景,以女主視覺描寫的女強小說!想看強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稱霸大陸嗎?那就來老鐵文學,看玄幻女強小說吧!

查看更多>
  • 鳳邪
    鳳邪

    短篇 / 鳳淸,鳳靈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踏天為仙
    踏天為仙

    玄幻 / 方蕩,洪靖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常識顛覆異世界
    常識顛覆異世界

    穿越 / 艾利亞,蕾莉亞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我爸爸真是召喚師
    我爸爸真是召喚師

    穿越 / 霍爾,趙麗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大林和小林
    大林和小林

    玄幻 / 大林,小林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武林靈劍奇緣
    武林靈劍奇緣

    仙俠 / 逍遙一郎,獨孤飛雁

    2020/01/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9 老鐵文學ALL Right severed 聯系QQ:

中国斯诺克女裁判